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但为君顾-第十七章

“到哪布,失却之阵?” 

浅淡的声音却犹如惊雷炸响在银宁耳旁,这么多年来的心疼、辛酸……突然一股脑的涌了上来,继而转为巨大的、难以抑制的欣喜。再难忍住激动的心情,银宁飞奔出重华宫,只留下长长的回音:“我去通知逆天!” 

风呼啦啦的从耳边滑过,所有的云层都飞快向后退着,仿佛又回到那些日子,放纵自己在天地间驰骋,自由、幸福的空气一波又一波涌来,仿佛要将他淹没。 

看着银宁就这样兴冲冲的跑出去,轩辕不禁失笑。

因为要离开重华宫,伏羲琴开始不遗余力的在各处布置结界。房间里,就只剩下轩辕、杨戬二人。 

坐在聚魂阵中的男子白衣素然,退去了当初那份冷意如霜,整个人显出一种璞玉般的温润与沉静,现在的杨戬,与其说是那个心机深沉的司法天神,到不如说是一个漂泊红尘的浊世佳公子,温柔淡静。 

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孩子,竟会是那人的弟子! 

“杨戬,你师父,是怎样一个人?” 

听得轩辕忽然开口,杨戬睁开眼,细细想着,星眸里一点点染上怀念与温存,轩辕也不催促,任凭他回忆。 

“师父啊,是个很别扭的人。”令天地失色的微笑,声音里都带了几分暖意,“除了走的那一天,他一个笑脸、一句鼓励都不曾给过我,连指点我功夫的时候都是冷冰冰、爱理不理的样子,可是,每天我睡下后,都会有人来给我盖被子;每天早晨我起来,洞口就会有干净的水和新鲜的水果;有一次练功磨破了衣服,第二天洞口竟有一件新的。师父这个人,关心人从来不会说出口,不细心体会的话,还都以为他是个很冷淡的人……”正说着,看见已经失神的轩辕,笑着拍了拍头,“怎么天冲灵慧不在,人都变啰嗦了?” 

轩辕摇了摇头,仿佛看见了那风华绝代的白衣男子冷面对着一个少年,耐心指教的样子。当初他们决裂,是不是因为他没有那么细心呢? 

将淡淡的失落感抛开,轩辕望着杨戬,“你和我想象中,很不一样。” 

“是啊,连和我自己想象的都不一样,”杨戬起身轻轻舒展,脸上的笑意淡然轻松,“这次醒过来,见到了很多老朋友,听了很多过去做梦都不曾听过的话,一觉醒来,似乎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呵,丢了二魂七魄,就好像连当初那些执念,也一并丢了。” 

“不想死了?”轩辕微笑,声音里带了几分戏谑。 

“若有活着的理由,谁会想死。” 

感到鼻子有点发酸轩辕笑笑,“我去帮帮伏羲琴,然后咱们去三界之交。” 

——玉鼎,我这算是给了你一个交待么? 

 

 

走过幽深静谧的森林,逆天随沉香进入了火云洞,洞中的摆设简单却透出温馨——堆积在各处的如山草药、案头上随意摊开的几本医书——似是在八师兄的房间里时时见到,还有那边那个刚刚还在熬药,现在却已经和某个名为昆仑镜的小姑娘吵起来的为老不尊的家伙,是……神农鼎吧?处处都是似曾相识的场景,逆天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洞中,静静的回忆着,悲伤却一点点刻上眼眸。 

兴冲冲跑进火云洞,刚好将那沉静和挥之不去的悲伤收入眼底,银宁的心突然狠狠一揪,心疼的感觉一点点蔓延开来,却努力露出一个更灿烂的笑容快步上前,给逆天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轻声在逆天耳边诉说着,藏起所有的失落与心伤,声音依旧是掩饰不住的欣喜,“逆天,我们就要成功了!”说着,一把抓住逆天的手,丢下一句“伏羲琴那老家伙答应啦!带上东西,去重华宫! 

“老家伙……”听见这熟悉的称呼,神农鼎狠狠一跳,还未开口反驳,就看见那名为沉香的毛头小子欢天喜地地朝他走来,背着一筐草药,双手一抬,它就告别了那片自己深爱的土地,倏地来到了云端。 

“哇啊啊——臭小子,把我放下!我恐高——”

 

 

逆天,你知道吗?这几年为了杨戬,我跑了多少路?那笨蛋,一点都不知道照顾自己……“银宁一边拉着逆天穿云破雾,一边不停讲述着自己这千年的愤怒与辛酸,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从重华宫到了三界之交,忽然停下,深深地注视着逆天的银眸,同样银色的眸子深邃闪亮,流转间仿佛有星河转动。

“逆天,你知道吗?看着那固执的笨蛋一步步将自己逼入绝境,面对这几千年里的无数困难,有时,连我自己都觉得快撑不下去了,可是,我们成功了!必死的杨戬,马上就要复活了!逆天,我们成功了! 

紧紧抓住逆天冰凉的手,仿佛要将全身的欣喜、勇气与希望尽数注入他体内!大步走进三界之交,金乌神将已将玉树送来,应龙也静静守候在一旁,只要再等待七天,七天后肉身炼成,命魂归体,一切努力,就都有了结果!

 

 

想让逆天重新开心起来倒不是什么难事,虽然着实费了杨戬一番口舌,可想着那个少年听了他一句话便飞奔出去的身影,杨戬不禁失笑。他刚刚说:“不想去西方看看?” 

整整七天后,逆天才回来,彼时,沉香等人已准备就绪,坐在失却之阵中的杨戬看见逆天脸上轻松又尴尬的笑,就明白了两件事——逆天见到了他五师兄,逆天迷路了。 

周围众人一起祭起法力,夺天地之造化的失却之阵缓缓开启……

 

 

以五件神器为中心,逐渐形成了巨大的漩涡,仿佛令日月星辰都为之倾泻。千年一刹,便只是这一瞬,就仿佛经历了斗转星移,沧海桑田。日月星辰都在这里燃烧、化作火龙、飞舞盘旋、散落无边。又复从四方燃烧起来,散发出无比炽热、耀眼的光芒!苍烟万顷,不住地呈现在眼前,翻转、涌动。在这苍烟、火光之间,突然涌现出无数晶亮的碎片,承载着那个人无尽的守望与悲伤——那是灵魂的碎片,他们跳跃着,闪耀着,仿佛星辰坠落般,融入杨戬体内,显出一种奇异、壮丽的美! 

失却之阵上空,是一片黝黑、深邃的天,可就是这片天,渐渐呈现出了它所承载的巨大的、寂寞的万世洪荒,彤云翻卷,星移斗转,三界的历史仿佛就在这小小的阵图中一一重现。从茫茫洪荒,到生命不停的产生、繁衍、发展……每一处都弥散着那种对生命的渴望!所有迎接新生降临的欢喜及背负众生原罪的悲哀一起涌来,淹没了一切过往,转瞬沧桑。 

阵图中开始绽开优昙,花开成雪,永不凋谢,照亮了整个三界之交。 

空中,轰轰的雷鸣响起,伴随着凤鸣龙吟,像是在庆贺,这伟大的重生。 

阵法解除,光雾散去,渐渐显出那个人的模样,菱唇边犹带着一抹浅笑,缓缓开启的双眸亮若星辰,漆黑的瞳孔依旧深邃地犹如能将人吸入的夜空,只是不见疲惫忧郁,取而代之的是看破万事的温和与淡泊。一瞬间,轩辕仿佛又看见了那争斗了半生的狷狂男子,白衣胜雪,风华绝代。 

暖意一点点的染上星眸。如玉般的男子刚回过神,便发现自己已经被一大群人围住了。纵使这七天已与众人说了很多,可当余下二魂七魄归体后,大家仍你一句我一句地嘘寒问暖,生怕他有什么闪失。看见众人一脸“你有事我就去死”的表情,杨戬在心中默默扶额:看来以后好一段时间都会被当成重点保护动物了…… 

【注】三界之交,汇聚三界灵力,又超脱于三界之外,必须通过用神农鼎布下的阵图方可进入。(这就是神农鼎未知的神秘力量之一)当众人进入三界之交后,神农鼎将阵图解除,玉帝就不能发现了。


评论(9)
热度(7)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