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但为君顾-第十四章

昆仑镜·逆天篇
步入三清山,便是进入了昆仑镜的幻境中,逆天能感到还有两股气息在幻境中挣扎,却都不是沉香。但他却无暇顾及,只因眼前,耸立的大殿,装饰华丽,却透着古朴的美感。殿中宝座上端坐着一位算不得英俊,却透着一股傲气的男子,逆天知道这是幻境,此时,却仍是控制不住的颤声唤道:“师……父。”
那一日,通天教主望着高悬的封神榜,眉头紧锁。当大印落定,似是敲定了注定的局终。
纣王二十二年,随着张桂芳西征,一场轰轰烈烈的封神之战,开始了。
随后,杨戬也进入了这个战场,计谋迭出。
若是在封神前,没有应龙出现,我们会再次为敌吗?
望着杨戬,逆天突然这么想。
每一场战役中,都会有新的魂灵飘向封神台,对此,逆天总感到一阵惋惜,那些人中,又有几人如马元一般,该死!
阿银说,封神是一场阴谋。
逆天不知怎样才算是阴谋,但他分明记得十绝阵中祭阵的八个人。燃灯及阐教明知他们不敌十天君,仍命他们破阵,逆天摇头。
阐教果真,无情。
可是师父,您又是如何想法?
十绝阵破。
赵公明亡。
三霄为兄复仇,终是败北。
逆天怔怔看着这一切,尽管他和这些人并没有太多感情,可当看着这些截教门人,九龙岛四圣、十天君、赵公明、三霄、闻仲……那么多的人,一个个倒下,却忽然有了一种失落感。
师父,若你见到这些,你的心会痛么?
终于,在周军东进途中,火灵圣母也死了。广成子携金霞冠来到碧游宫。
【“弟子启师叔: 今有姜尚东征,兵至佳梦关,此是武王应天顺人,吊民伐罪,纣恶贯盈,理当剿灭。不意师叔教下门人火灵圣母仗此金霞冠,前来阻逆大兵,擅行杀害生灵,糜烂士卒:头一阵剑伤洪锦并龙吉公主,第二阵又伤姜尚,几乎丧命。弟子奉师尊之命,下山再三劝慰,彼仍恃宝行凶,欲伤弟子, 弟子不得已,用了番天印,不意打中顶门,以绝生命。弟子特将金霞冠 缴上碧游宫,请师叔法旨。”】
逆天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
顺天应人?天就不可违么?杀害生灵糜烂士卒?你说的倒是严重,但即便如此,亦有我截教门规惩处,与你何干?剑创洪锦龙吉,伤姜尚?他们技不如人,又怨得谁?再三劝慰,恃宝行凶,欲伤弟子?谁不知你广成子的扫霞衣正克金霞冠?再者,若我截教三代弟子便可逼你祭出翻天印,那你这阐教首仙便也不必再当了吧!还有,不得已?不意?逆天记得当时,火灵只是摆出攻势,那印便直直落在他的头上!
“哈哈,破绽百出!”
奉师尊之命,是啊,等候多时,就为这一番说辞!广成子,你究竟意欲何为?
逆天的笑还挂在脸上,张扬黯烈,教主的话便已响起:

【“吾三教共议封神,其中有忠臣义士上榜者,有不成仙道而成神道者。各有深浅厚薄,彼此缘分, 故神有尊卑,死有先后。吾教下也有许多。此是天数,非同小可,况有弥封,只至死后方知端的。广成子,你与姜尚说,他有打神鞭,如有我教下门人阻他者,任凭他打。前日我有谕帖在宫外,诸弟子各宜紧守, 他若不听教训的,是自取咎,与姜尚无干。广成子去罢!”】
哈,天数?非同小可?哈哈,师父,此话若是别人说,也便罢了,可若是你,逆天自是不信的!可是师父,当我那些师兄师姐再三阻拦广成子时,你为何竟将四师姐赶出碧游宫,不许她再听讲?师父,我不懂你。
然而,我更不懂,大师兄。
【“老师圣谕,怎敢不依?只是广成子太欺吾教,妄自尊大他的玉虚教法,辱詈我等不堪,老师那里知道,到把他一面虚词当做真话,被他欺诳了。”“老师在上:弟子原不敢说,只今老师不知详细,事已至此,不得不以直告。他骂吾教是左道旁门, ‘不分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皆可同群共处。’他视我为无物,独称他玉虚道法为‘无上至尊’,所以弟子等不服也。”】
听过这段话,师父您可是震怒,竟将诛仙四剑交给了大师兄。
耳边突然响起天恒悲愤的声音,若不是那逆贼挑唆,若不是那逆贼挑唆?!
若不是那逆贼……挑唆……逆天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怎么?难道是师父和大师兄想要颠覆我的世界观?
那可是桀骜的师父?与人无争的大师兄?
逆天茫然的回到商周战场,后来的几日,逆天无心观战,接二连三发生的事让他无法接受,先是被西方带走的八师兄羽翼、七师兄孔宣,还有碧游宫中发生的那件事……
截教,这是怎么了?我苦苦追寻的,便是这等封神之战么?
可是,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却又一次牢牢吸引了逆天的注意力。
汜水关下,化血刀出。
杨戬,你说这世上,还有比你更笨的人吗?
化血刀伤,见血即死。
用九转玄功封冻伤势?一旦毒血攻心,必死无疑!
最终,见杨戬有惊无险的从老君那里取回丹药,倒也松了一口气。
可,半个时辰后,逆天忍住以头抢地的冲动,微微磨牙,狠狠地瞪着吃了两颗丹药的哪吒。可是,当他看到那月夜下小小的身影,听到那句话,又想到杨戬无事,才就此作罢。
【反正我只为争口气来。我让他们看看,我哪吒活得很好,不要靠他们也能闯出个名堂出来!】
呵,谁也不靠这种性格,多像你啊,阿银……
阿银,你说,我该怎么办?
逆天仰望着上周战场上的星空,独自出神。前方,即是界牌关!
红光笼罩下,只见四把剑分别挂在阵中四方。
肃杀。
阵中,一红袍道人作歌而出,张扬至极。
【兵戈剑戈,怎脱诛仙祸;情魔意魔,反起无明火。今日难过,死生在我。玉虚宫招灾惹祸,穿心宝锁,回头才知往事讹。咫尺起风波,这番怎逃躲。自倚才能,早晚遭折挫!】
逆天偏了偏头,他何曾见过如此般行径的大师兄!这歌中,字里行间透出来的那种目空一切的傲气,还有那随风扬起的红衣,逆天仿佛从他身上看到了师父的影子,那是逆天一直想从他大师兄身上找到的东西。只是,逆天却高兴不起来,只因那四个字,牢牢的刻在他的心上。
逆贼,挑唆。
而那厢,多宝已与广成子兵刃相向,未及一合,便有一物凌空祭起,在逆天惊呼声中,翻天印重重的击在多宝背心,只见他单膝跪地,右手拳头紧握,死死撑着地面。不多时,只见多宝站起,苦笑一声,退回阵内。
望着师兄,逆天有些失落,他看得出师兄刚刚未尽全力,否则,凭他广成子,又岂有机会祭出翻天印?
逆贼么……
——呵,阿银,可以选择的话,你会选择相信众人的眼,还是自己的心呢?

次日,通天教主临诛仙阵,亲自主持阵法。
听着元始天尊和老君的言论,抑制住满心的愤怒,他告诉自己,这,只是幻境!
抬眼,却见多宝目视通天,目光似是温和,苦笑却一点点漫上他的唇角。只是,逆天却不曾留意到,他火红的袍袖下紧握的拳,以及,垂眸掩去的不甘和留恋。
是日,老君一气化三清,以扁拐伤及通天。
此举,却是激恼了众截教弟子,而抢在众人之前,八卦台上却早有一团火光冲出。
“咣“的一声,剑与扁拐相撞,迸出火花。却见多宝浑身一震,望向通天,教主却闭眼扭头并不去看他,只在这一瞬,风火蒲团当空压下。
大师兄离去时那双眼,似是决然哀伤。
似是有什么朦胧了眼,逆天咬咬下唇,竟是不顾一切的向那蒲团方向冲去。
湛蓝的天空下,薄薄的结界仅有一层,却实质般坚硬,那一袭布衣,竟是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向地面撞去。
半空中,金鹰展翅。那巨大的银眼金翅鹰,向昆仑镜布下的结界撞去,一次又一次,“砰,砰……”
——即使举世谤议,大师兄,我相信你!
布衣少年静静躺在冰冷的地面,大师兄被带走了,就在他撞击结界力竭落下时,教主被定海珠打落,诛仙四剑被夺,诛仙阵,已破。
逆天不愿动一动,周身是难言的疼痛,黑暗渐渐从四周袭来。
孤独。
在这孤寂的长夜中,逆天缓缓闭上眼。

——我愿相信,自己的心。
再次睁开眼时,入目则是城门上两个大字:潼关!
余德毒豆被破,余化龙父子战死,潼关亦归属了周军。而前方,迷雾中,却正是那万仙阵了。
只交得一战,马遂祭起金箍,箍住黄龙真人。直至原始老君来到阵前,方才各自整顿不提。
翌日,教主亲至,命定光仙去下战书。
面对着诛仙阵中打伤教主,抓走多宝,数次辱骂截教的元始老君及门下弟子,只见定光仙拜伏于地,呈上战书,在老君批下明日会阵后,恭恭敬敬扣了三个头,退下。
第二日万仙大战,乌云仙首战告捷,挫败赤精子广成子,正向西追去,却被准提收服,化作金须鳌鱼,带往西方。而更有虬首、灵牙、金光,被阐教三大士仗太极符印和三宝如意收服,竟是化为座骑,挂上书有其名的牌子,骑于万仙阵前。
入阵前,逆天曾设想过多种封神时的惨烈战况,却不想,竟是这般的,屈辱!
师兄,呵,不管别人如何评说,我可是时刻记着你们啊……
贪吃的八师兄羽翼,豪爽的七师兄孔宣,总是争强好胜关系却最最要好的虬首师兄、灵牙师兄,最最表里不一的五师兄乌云,你那漆黑的外表下隐藏的,是怎样的一颗火热的心啊……还有,大师兄……你们如今,怎么样了?
后来,龟灵圣母死于蚊虫,魂魄消弭于天地,空空只余一躯壳。
后来,金灵圣母于三大士围攻之下而不败,却丧于燃灯之偷袭,魂归封神台。
后来,万仙阵被破,截教门人死伤无数,只有无当圣母护着金箍仙马遂遁走。
后来,于芦棚内,逆天看见了他!
就这样,望着他。
双目大睁,面露冷笑,却死死捂住钝痛的心口,望着他。
【拜伏在地,口称师伯在上:弟子有罪,敢禀明师伯:吾师炼有六魂幡,欲害二位师伯并西方教主、武王、子牙,使弟子执定听用。弟子因见师伯道正理明,吾师未免偏听逆理,造此孽障,弟子不忍使用,故收匿藏身于此处。今师伯下问,弟子不得不以实告。”】
呵呵,真是我的,好师兄啊,定光仙!难道不说你便不知六魂幡对凡人无用?难道不说你便不知六魂幡根本伤不到老君元始?师父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伤害他们啊!只是可以扰乱他们,只是想让截教败得,没有那么惨……
潼关,通天跪于鸿君老祖身前,逆天知此时便是终局,此后,则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封神台。
一步一顿,终于,走至教主眼前,跪倒在地,看清了那依旧桀骜不羁的笑容,凝望着,似是要将这笑,一刀一刀,永远刻进心里,凝望着,这一世中,最后一眼。
本应在碧游宫中就该留下的泪水,慢慢溢出。师父,就让弟子软弱这最后一次吧,放任自己的悲伤。
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逆天感到有什么东西,正从自己体内,疾速离开。
昆仑镜阵后,碧游宫内,再没有那个天真率性的小师弟,只有截教教主,逆天!
叩过三个头,逆天轻声道:“师父,弟子便要,破阵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逆天的大师兄,是个比他想象中还要优秀千百倍的人————

评论
热度(8)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