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但为君顾-第十五章

盘膝于地,聚起全身的法力,逆天感受到几千年来习得的法力江河入海般汇入掌心,四周,幻阵的压力陡然袭来,逆天抬起双手正欲与之相抗,幻阵却突然破裂,一瞬间飞沙走石,时空震动,逆天只听一声轻叱,刚刚凝于掌心的法力硬是被挤回体内!巨大的反冲力,使他狠狠撞上墙壁,眼前一黑,几丝鲜血从唇边淌出。
挣扎起身,逆天下意识朝洞内走去,他记得,那里有他想要的东西。
跌跌撞撞走着,耳边却传来熟悉的吵闹声,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仿佛又回到了碧游宫的某个清晨。“逆天,”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逆天猛然转身,入目是一道桀骜的身影,颀然而立,那人冲金发少年道,”去练功!”严厉的声音,却掩不住满满的疼爱。
“不要~~~师父~~~我想去昆仑!”逆天看见当初的自己扯着男人的袖袍,摇晃着撒娇,趁其不备,抬手扯住他的胡子,威胁道:”师父,让我去找大笨蛋杨戬!”
“练!完!再!去!”
听着师父一字一顿,故作严肃的语气,少年冲他做了个鬼脸,转身便跑,“才不要呢!”
少年的金发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欢快响亮的笑声回响在空中,师父便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追赶着。沿途,看见八师兄,口中叼着一根草,有些含混不清地调侃,“小白痴,又要偷懒啊!” 
就像曾上演在这里的无数个平凡的清晨一样,每个人都暂时停下自己正在做的事,望着追赶中的师父和逆天,看着,笑着,只有七师兄,一言不发,不知疲倦般修炼,励志打败他的大师兄。
一切都那样真实,近在咫尺,仿佛只要张开双臂,就能拥抱到整个世界的幸福与欢乐。
逆天嘴角上扬,迈开一步,又是一步,追着前方那两个身影,进入碧游宫中。
普一踏入,逆天却愣在当场,空空荡荡,哪里还有什么人,只有师父那把座椅,端正摆在上方,日光下,折射着残忍的光芒。
吵闹声,欢笑声,似乎都远去了,一瞬间,寂静若死。
逆天疯狂地向外跑去,巍峨的大殿,孤单的石柱,葱郁的森林飞快地向身后退去,最终,停在了岸边。
金鳌岛上,景色依旧,却是,物是人非。
 
“娘——”,一声哀鸣拉回了逆天的神志。
呵,原来不是碧游宫,他不过站在冰冷的石洞里,没有师父,没有师兄,只有那杨莲在哭闹---真聒噪!
杨莲出得幻境,就看见母亲,真实的,而非假象,忍不住向瑶姬怀里扑去,瑶姬却像幻境中一样,一掌将她推开!跌倒的一刻,杨莲就已明白---娘,什么都知道了。
泪水一下涌出眼眶,杨莲跪爬到瑶姬身边,抓着她的手,哭道:“娘!莲儿错了,对不起,你原谅莲儿,原谅莲儿!”见瑶姬一言不发,又惊慌道:“不!您打我骂我吧,不要不理……”目光触到瑶姬的脸,却猛然失声,那双曾经亮若繁星的黑眸,茫然空洞。
“娘……”
“原谅你……”柔美的笑在瑶姬唇角绽开,刺骨的嘲讽却是苍凉,“那,谁来原谅二郎呢?”指尖还留着空荡的木床上有些冰冷的触感。那熊熊的大火,可以暖一暖,冷却了的心吗?
“不!娘,原谅莲儿!对不起!对不起!”
“别傻了,莲儿。”瑶姬将手抽出,似是仅一个动作就抽空了她全身得力气,可她却仍然笔直地站着,脸上挂着矜持高雅的笑,“我连自己都无法原谅,又有什么资格,原谅你?”
“不!娘,别不要我!别扔下我!”杨莲努力去抓那只手,哀哀哭泣
"闭嘴!”沉香身边的锦衣少女忽然怒道:”再吵,连这头都没了!”素手一抬,逆天感到一股强大的夹杂生命气息的灵力源源不断注入沉香体内,半晌,少女放下手臂,一边咕哝一边拿把羽扇狠狠拍打沉香的脸颊,“就没见到过这么笨的人!”少女怒声,”喂喂喂!起来---别装死!”
沉香只觉脸上一阵疼痛,迷茫睁眼,却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正在不不客气地用羽扇拍打自己的脸夹,满目怒气。
“昆仑镜…”认出这声音,沉香摇摇晃晃起身,环视四周,竟发现痛苦哭泣的母亲,神情莫辨的逆天,茫然而立的外婆,就是没有,舅舅。不禁怒道,”你骗我!”
“骗个头!”小姑娘粉颊上怒意更胜,“老娘好心好意把你送回过去让你完成心愿,你倒好,竟敢给我死了!你知不知道再攒一记功德我就能从小姑娘变成大美人了!那我就是三界唯一独立修成人形的神器!神器轻易杀生,你想让我损多少功德啊!”
沉香一顿,苦笑道,“仙子不必着恼,沉香的心愿。已经完成了。”
“完成个鬼!”昆仑镜回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愿是什么吗?昆仑镜可知天下之事,小样儿,跟我说谎,脑袋让时空乱流给刮啦!你不过想你们一家人能平静的在一起生活罢了,那就去做啊,我给你留着法力不就是想让你拐了这一家子跑火云洞去吗?轩辕再不愿意,看着杨戬的面子也会收留你们,剩下有什么仇恨什么误会,慢慢解啊!你倒好。跑去替你舅舅破什么劳什子灭神阵,我不出手搞不好小命都得交待到那儿!刘沉香,你很能啊你!”
瑶姬脸上一点点希望又暗下去,沉香语塞,正不知道如何劝解,却听一直未开口的逆天抬起头来凉凉说道,“昆仑镜,你若是想攒功德,就请随我们去就一个人,若事成,我保你功德无量,境界大升!”
小姑娘不屑地撇嘴,美眸微闭,神色越来越凝重,娇躯竟微微震动,当一切在心中闪现后,差点一滴泪淌落下来……还真有……更笨的人啊……
良久方才睁开眼睛,神色坚定,“好。我跟你去。” 
 
沉香起身,望着那个轻狂不再的金发少年,一样稚嫩的面孔,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单纯的几乎有些傻气的逆天,已经死在那场几乎毁天灭地的封神之战中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个更坚强,也更稳重的他,背负血海深仇,滔天重任。唯一不灭的,是金眸中不灭的信心和希望。 
“干吗搞那么深沉,告诉你,老娘肯帮你兄弟,就是为了攒功德,别以为那种笨蛋能把我感动!”
沉香闻言不禁一笑,还真是口是心非。
‘都去救人啦……’瑶姬的眼,已干的流不出半滴眼泪,‘可是,谁来救救我的戬儿……’瑶姬狠狠咬着下唇,稳稳朝洞外走去,‘没人。戬儿,娘保护不了你,不过即使要用千年,万年,亿年,娘都会去给你,报仇。’
“外婆!”沉香发觉瑶姬动作,方欲阻止,却想到瑶姬刚刚知道一切,心情难免悲痛,便道,“算了,咱们现在就起程前往火云洞。”
 
“瑶儿,还有朕的司法天神,你们,是想去哪里呢?”
普一踏出洞外,就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带着不怒而威的意味,温暖的阳光下,赫然站着本该坐在灵霄宝殿的玉帝!一身明黄长袍亮得刺眼,往日的无能换成一种另人窒息的凌厉。
众人一惊,反而是瑶姬最先反应过来,收拾起眼中蚀骨的恨意,换上矜持与温柔,笑道,“不过是下来找莲儿,哥哥怎么还亲自下来一趟,看完这丫头,当然是要回天庭了。”
忽又好像是刚刚的气势从未出现过一样,玉帝装模作样地扳住脸教训道,“瑶儿,你乃女仙之首,沉香也有要务在身,没事不要总是往下界跑。跟我回天庭吧。”
沉香正想怎么样把这事叉过去好和众人去火云洞,身旁一直无声的昆仑镜竟忽然走到玉帝跟前,无比鄙视无比嫌弃地看着眼前的胖子,问道:“你就是三界之主?”
玉帝脸上一僵,看着赫然停在自己脚上的那只小脚,耳边却传来清冷悦耳的恭敬声音,“陛下,可否让司法天神随我往火云洞一行?轩辕黄帝想见见这位少年英雄。”
(传音入密:昊天,你是这三界之主,却做不了万物之主,少在老娘这里装蒜!我主古神轩辕要见刘沉香,这个面子,你给还是不给?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不让老娘完成任务,让我回去给轩辕老头骂,我就让在场所有人看看你堂堂玉帝出生时的壮观景象!)
玉帝脸色一青,咬牙笑道,“黄帝的面子,当然要给,沉香,你就跟她去吧。”
沉香惊讶地看着眼前二人,昆仑镜甜甜一笑,道,“谢陛下成全。”脚下狠狠一撵,转身笑道,“司法天神,我们走吧!”

评论(3)
热度(4)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