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但为君顾-第九章

“沉香!”
见沉香倒下,杨戬下意识要伸手去扶,却在理智阻止下顿在半空,面上还未挂起惯用的冷嘲,那孩子却已直直跪在冰冷的地面上。
“玉帝——”沉香仰头嘶吼,又是一股鲜血,顺脖颈淌下,在惨白的脸色映衬下,异常凄厉惨绝。杨戬心头一窒:当初刘家村那个快乐无忧的少年,他应该受人赞誉,应该意气风发,可是,怎么会有这种仿佛整个世界都已死去的绝望?!
“舅舅……舅舅……”杨戬听沉香呼唤自己,却并未回头,只是捧着那银饰跪伏在地上,“我又害了您一次……又是因为我……总是因为我……”
听的沉香称呼话语,杨戬心念电转间,已明白他定是知道了什么,便道:“沉香,我无事。”一手虚搭沉香脉门,顿时一惊,虽没察觉到那死灭之力对沉香造成的伤害,可冰冷的皮肤下,却有一股火毒在体内乱窜,一次又一次灼创伤着经脉。“沉香,快起来打坐疗伤!”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做不好?为什么我连这最后的机会都把握不住?怎么……这么没用啊……”沉香只是兀自念叨着,对于杨戬的话却恍若未闻。悲怆的惨笑,从他口中逸出。杨戬急切的喊道:“疗伤啊,沉香!”见他仍是一动不动,双目霍然睁大——沉香不是过于悲痛,而是,根本听不到他!
怎么会?!
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祭了封神台,却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中突然苏醒,身下滚烫,四周却阴冷难言,出了空间,竟看见玉帝掐着沉香的脖子,死灭之力一闪而逝。那孩子眸底有着不容忽视的惊恐,面色,却一如寻常。
到底睡了多久,竟连沉香都已白了双鬓?还有那独目——究竟是谁,竟敢如此伤害他杨戬的外甥?
沉香已是司法天神。以他的法力,即使自己是一缕游魂,也应被他注意到——怎么会,听不见自己?
“大家都在努力,都很努力的寻找药材,找神器,想要帮您,我却一次又一次的害了您……对不起,舅舅,我不是有意要这么没用的,对不起……”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
半晌,沉香抹去唇边的血迹,黑袍如常。
沉香摇晃着站起,向密室走去。杨戬尾随其后,想看着他疗伤,沉香却只是停在挂在墙上的大氅前。全身的火毒似欲将他焚成灰烬。
沉香伸手抚着那黑色,脸上却露出一抹自嘲,痛么?
什么都留不住,舅舅,你,有多痛?
“我会为你报仇。”沉香低声自语,“我会消了所有人的记忆,让他们以为你还在竹屋,我会帮你照顾好娘,外婆,让他们无忧,幸福……”
而我,早已不配拥有救赎的机会,我会背负着这份原罪,直到地老天荒……
呵,真正的,天厌地弃……
“沉香!“随着一声声许诺,杨戬在一旁竟看见那孩子眼中的光越来越微弱,最后,只剩一片漆黑,寂寥如夜。
那样熟悉的眼神,只有绝望,责任和无休无止无法救赎的罪孽!
“呵,瞧把你这笨蛋心疼的。”无奈的轻笑声在耳边响起。听见这个声音,杨戬蓦地转过头,不禁皱了皱眉,眼前的银宁仍是从前容貌,却有了一种虚无缥缈之感。
“咳咳,杨戬小鬼请注意。”银宁用力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现在和你对话的是银宁的意念,请你拿出对待你外甥的十二分的耐心加细心认真和我谈话。”却见杨戬仍是望向沉香那边,终是有些无奈的扶额,又似终于忍耐不住这几十年的郁闷心情,竟是吼道:“大笨蛋杨戬!现在他看不见你听不见我们说话你再心疼再担心也没有用我现在是意念正身一会才会到所以你快点快点快点转过头来先听我把你出现在这的来龙去脉告诉脑子还如此混沌的你你听见了没有!”
杨戬却看着嘴角都已没有半分血色的沉香,冲银宁道:“我的事等会再说,你的正身快点赶来,告诉沉香我在这。”
万里之外,云端疾飞的银宁忽然停下,似是在瞬间连愤怒的力气都已丧失,苦笑道:“我该拿你怎么办啊……小鬼。”
真君神殿,杨戬焦急的看着沉香,终于等到殿外传来银宁的声音,“刘沉香!”随声而入的少年脸上却是出奇的愤怒。
“银宁大哥……”沉香转身,本来就惨白的脸色竟又白了几分,“舅舅的命魂……”一口气堵在胸口,失却了所有的声音。
“快告诉他我在这!”杨戬急道。
银宁却是冷笑一声,望着杨戬的方向,冲沉香道:‘散了,是吗?”
“银宁!“
银宁却不顾杨戬的呼声,逼近沉香,继续道:“我整整七年以自身引渡药力,轩辕爷爷为此事东奔西走,收服神农鼎耗时十年,火云洞奇药堆成了山!你就这么放弃吗?”
“不,我……”沉香后退一步,紧握的左手骨节森白。
“不想放弃你站着发什么呆!”看杨戬脸上越来越明显的焦急与怒意,银宁吼道,一掌轻拍沉香肩膀,渡了一些灵力,“望你左边看看!”
沉香僵硬的转过头,却惊得一句话都无法说出。
“坐下疗伤!”杨戬道。沉香有满腹的话语想说,却不忍舅舅担心不情不愿坐下,开始疗伤。
“生气了?”银宁问道,语气中却没有一丝歉意。“你焦急,你生气,你哭你喊你哀求都没有人能听见,做什么都无济于事,这种感觉,难受么?”
“你当我是什么?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你当所有关心你心疼你的人是什么???”
“杨戬,我该拿你怎么办,死过一次,你仍将自己摆在最后,为他们,你心甘情愿,可我,逆天,我们要怎么办?”
顾到杨戬性子,银宁满腹气苦无法说出,却渐渐红了眼眶。
这厢,杨戬已然明白,轻声道:“对不起。”
想起自己两个挚友一生境遇,银宁无奈摇头,轻声道:“我把封神台后的事,告诉你吧。”

评论
热度(9)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