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但为君顾-第十章

“就是这样了。”银宁道,“你身上有逆天的气息,你能提前醒过来,估计与他给你输了灵力有关吧。”
“小鬼,这回你可知你在那帮人心中的分量?如今你若有事,他们怕是会掀了这三界,再去自尽。”银宁缓缓道,心中却仍是有些后怕。若是杨戬当时没醒……
杨戬点头,感动于银宁的付出,却也不禁暗自苦笑,当初在封神台,他本已抱一死之心,却不曾想,给大家凭添了这么多痛苦与麻烦。
“杨戬!”见他神情,银宁愤愤道,“你若敢瞎想……”瞅了瞅四周,指着沉香,“我就去扁这小子!”
杨戬回神,知银宁心意。不忍他担心,剑眉一挑,似笑非笑道“哦?你确定你打的过他?”
银宁一噎,刚要跳脚,却见杨戬摇头,似是万分无奈般低叹,“这么好斗,哎,真是让逆天给带坏了……” 
“杨戬!”银宁怒吼,拍桌而起,眉宇间笑意却愈发温和起来。
尚未开口,就见一旁打坐的沉香一跃而起,挡在杨戬身前,紧张的看着银宁。
两人一怔,却听银宁故意恶狠狠道,“瞪什么瞪,消停回去疗你伤去!”沉香深吸口气,也不说话,也不走开,只是倔强地瞪着银宁,紧紧护着杨戬,苍白的唇抿成一条直线。
“喂!”银宁又好气又好笑,“我们只是在开玩笑!”
看着外甥脸猛的涨红,手足无措的尴尬样子,杨戬不禁失笑,催促沉香快点去疗伤。
银宁看见似是回到了从前的杨戬,也知他不会再有那死志,轻松道,“小鬼,我下去看看药材找得怎么样,还有逆天,八成又是在哪迷路了……”
回头望向三十三重天,神情变得严肃,“你留在神殿,要小心。”
“银宁大哥!”(我实在不忍心吐槽这混乱的关系……)
这厢疗伤完毕的沉香突然叫住刚准备下界的银宁,“顺便把我娘也叫上来吧。”转头又冲向杨戬,炫耀般说道,“娘这些年,比我还想您呢!”
“三妹?”
看着杨戬平静下难掩期待的表情,银宁浅笑,飞向下界。
密室里有只剩下了这舅甥二人,沉香突然面对着杨戬,跪在了地上,“舅舅!”望着那人一如那日溪边云淡风轻的笑容,声音竟是有些哽咽。
杨戬心中叹息,脸上笑容却更加轻松,俯身将沉香扶起,理了理外甥的发,轻声道,“沉香,这些年,苦了你了。”沉香猛的摇头,闷声道,“沉香不苦,舅舅才……呵呵,不说这些了,我还是给你讲讲大家这些年中的趣事吧。”
略去那些悔恨,那些伤痛,司法天神殿,几千年来,第一次有了笑声……
---------------------------------------------------------
银宁本想先去寻逆天,眼前却总是浮起杨戬略带期待的神情,余光一扫,却在身旁水珠中看见自己唇角在不自觉上扬,挥拳将云雾打散,恶狠狠骂道,“那小子只顾那一家,话都没赏你几句,你乐个什么劲呀!”
却真的的控制不住笑出声来,摇摇头,“算咯,还是先帮那小鬼找妹妹去吧!”
身躯一震,就化作一道银龙穿于这天地之间,落于一处深山,龙四等人,就在此处。
龙四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又憔悴了几分,眉心微蹙,见是银宁,眸中突然涌现出光来,问道“真君,他怎么样了?”
“醒了!”银宁道,“就差重塑真身。”
“醒了就好……”敖红紧咬下唇终是将泪忍了回去,柔声道,“几天前我和老六老大分开行事,各代一路草头神在这山中寻圣莲红景天,不过还没消息。”
“恩。”银宁心不在焉答道,“你去把杨莲叫来吧,我带她上天。"
“三圣母?”敖红讶道,“她不是一直在和你们找神器呢吗?"
“她没来?”银宁一惊,问,“你们这几个月换过地方吗?”
“没有,”敖红答道,“为了寻找这圣莲红景天,我们已经在这神农顶停留半年了,出什么事了吗?”
“安心找药,我处理。”话音未落,银宁已纵身向华山飞去,翻遍上下却未找到任何一丝人影,蛛网尘土挂满房梁,显然许久没有人来过了。”
眼前忽又闪过那天林中杨莲眼中隐忍的泪,“小鬼,我把你妹妹弄丢了,怎么办?”
狠一咬牙,银宁飞回火云洞,朝神农顶方向,一条一条路找去。
与此同时,沉香忽觉体内灵力存在处微微一热,银宁焦急的声音便在脑海中响起,“快派一些信得过的天兵沿火云洞到神农顶的方向一条一条路找,你娘不见了!”
想到杨戬知道此事的后果,沉香脸色一白,故意晃了几下,杨戬果然道,“怎么了?”
“舅舅您先歇着,我再去服几味丹药。”转身离去时,却未看见身后之人,眼中狐疑之色一闪而逝。
冲出密室,沉香唤来心腹神将,吩咐道,“动用一切力量,暗中沿火云洞到神农顶寻三圣母,不要走漏了风声。一有消息,马上报给康将军。”
言罢,怕杨戬怀疑,便匆匆赶回密室,并没有看见另一边赶来探望却僵在原地的女仙之首。
动用一切力量,去寻,莲儿……
她的莲儿!
再不顾什么外孙伤痛在身,什么女仙之首责任重大,瑶姬匆匆向下界赶去。
---------------------------------------------------------------------
三清山,山川奇秀,峰峦挺拔,高奇险峻,耸入云端,却又清幽静谧,烟云缭绕,朦胧雾气为秀美山川平添了几分神秘。
此刻,一处山洞中,秀美娇俏的女孩正懒洋洋看着幻境中女子狼狈躲避,忽然,娇笑坐起,山下,雍容华贵的女人神识伸到山上,正凄凄切切的喊着,“莲儿!莲儿!”
微微撇嘴,女孩望望幻境中哭泣的女子,不耐的灵力操纵幻境扩大,将瑶姬罩入,恶狠狠道,“赶紧把你女儿带走,耗两三个月都走不出去,要不是怕她死我这损我功德,我早修炼去了!真烦!”
在三清山附近找到杨莲一个耳坠的银宁查到这阵灵力波动,猛一抬头,“灵力,幻境,三清山……”
“哈哈哈哈……”一边向神殿飞去,一边传音给沉香,“别找了,昆仑镜在三清山,你娘把八成也给困在里边了!你稳住杨戬,一定要瞒下杨莲的事,我马上过去!”
话一刚落,忽见前方走走停停的懊恼身影,喊道,“逆天!”
布衣少年一顿,回头望来,讪笑道,“阿银,我……”
“别说了,”银宁拦过他,“先跟我去神殿。”
……
“我在三清山脚找到了一阵带有攻击力的灵力,这么强大的灵力只有昆仑镜和伏羲琴这类物器类神器才具有,伏羲琴在重华宫,轩辕爷爷已经在那里了,这必是昆仑镜!逆天,沉香不在,神殿不安全,你带杨戬去找轩辕爷爷,我俩去寻昆仑镜!”刚进神殿,银宁便急匆匆说道。
“不行!”逆天忽然道,“感受到攻击灵力,昆仑镜定有人操纵,昆仑幻境,怎是你们两人受得了的。”
银宁不语,昆仑幻境,是镜中至尊,可知天下之事,穿越时空,所布幻阵,必能看穿人的心魔,以真实到可怕的幻影,生生将人逼疯,魂飞魄散。
看银宁脸色不对,逆天悠悠笑道,“要去,也是我去。我就不信昆仑镜能整出有灵魂的幻影,骗过我的眼睛!所谓幻阵,对我来说,不过就是走到尽头,再打破一层结界,到时候这种力气活,就让沉香来好了。”
“况且……”逆天笑笑,“小爷怎么知道重华宫怎么走?”
逆天说得轻松,银宁却知道他的坚持与珍重。心下感动,也不再争辩,免得说多被杨戬看出破绽,点头答应。
话罢,银宁带着银饰,沉香领着逆天,各自赶往不提。

评论
热度(5)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