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但为君顾-第十一章

昆仑镜•杨莲篇
鬼怪,鬼怪,无穷无尽的鬼怪!她感受得到妖气,感受得到九灵洞那一百七十一人滔天的恨意,却什么也看不到。眼前的世界是一片浊白,四面八方都是厉哭狞笑,她却不知道妖怪会从哪里出现,想逃,无处可逃。
“儿啊,我的儿啊……”凄厉的哭声传来,杨莲只觉一阵罡风从脸上刮过,热辣辣湿了一片。
杨莲哭喊,疼痛的身躯却怎么都无力再躲,她看不见,不知自己哪里有伤,哪里完好,心中的恐惧更无限放大。
“还我儿命来!”
“不要!”杨连挣扎爬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不!二哥,二哥——”
声音却戛然而止,没有人会来救她了……
她的二哥,只剩下一缕残魂,在沉香那里静养。她不能喊,她喊了,二哥定会不顾一切来救她,就像当初封神台,那团金光炸散,只为将她的幻影,送到安全的地方。
“你心中的痛楚,她永远不会知道,更不知你在最后一刻,竟会苦念幼时的她至斯……”玉帝的话,一字椅子敲在心头,是的,她不懂,她不懂……她只会自怜自哀,只会指责逃避,救母,劈山,危难,痛苦,她都只会扔在二哥身上,然后在凉凉看着,怨恨冷嘲。
可是,不想再让你痛了啊……
杨莲捂嘴,咽下最后一丝呜咽,我也不想,再这么自责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无怨无悔用生命为我的幸福奠基,为什么要让我活在虚假的快乐里?
为什么,我这么自以为是,这么薄凉无情,看着你走向绝地,还自以为是的踩上一脚?!
将头深深埋在臂中,却未感到一丝湿意,只能看到,周围一片浑浊的白,水镜里那声怒骂,清晰地响在耳边——
杨莲,你有眼无珠!
有眼、无珠……
“不————”杨莲捂住空洞的眼痛苦的大喊,身后,刺骨的寒意逼来,带着毁天灭地的惨烈与寂寞,纠缠于噩梦中多年的独臂人的相貌在脑海中浮现,“二哥——”
------------------------------------------------------------------------------------------------------------
“不会受不了了吧?”洞内女孩惊坐而起,看见幻阵另一端瑶姬还在眷恋的看着丈夫,暗骂道,“没用!”
刚想加大灵力减弱幻境威力,两个男子却忽然闯进幻阵,目光触及沉香,女孩一下两眼放光向见到肥肉的狼一样,欢呼一声,“呀吼!我的功德!”
不再管瑶姬杨莲,探查沉香生平之事,玉手一挥,一道七彩之门之门缓缓打开……
这边,失去女孩控制的幻境,慢慢显出原本的威力…… 
------------------------------------------------------------------------------------------------------------
“莲儿!莲儿!”
轻柔急切的呼唤,温暖熟悉的体温……
“二哥——”杨莲一声呼喊猛的弹起,竟发现自己正躺在温暖的床上,眼前是她日思夜想的那张容颜,没有形销骨立,没有遍体鳞伤,没有烟消云散,坚实宽阔的臂膀轻轻将她环着,担忧呼喊。泪水,便怔怔坠下,“二……哥?”
杨戬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道,“只是一场噩梦,是梦,不怕,莲儿不怕……”
“噩梦?”杨莲轻问,环顾四周,这里是,灌江口?
只是噩梦吗?二哥,还不是司法天神?那些痛苦,那些伤害,那八百年的阿谀周旋,二十年的对立仇视,三年的伤痛屈辱,封神台的意冷心灰,都只是一场噩梦?
我只是杨莲,不是华山圣母,不是刘彦昌之妻?
心中隐隐觉得不妥,好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被她遗忘,可她却情愿相信脑中那一切只是一场真实漫长的噩梦,这场梦,只是师父对她的一个警钟。 
对,一定是这样!
她的二哥还会为她梳头,冲她微笑会永远守她护她,即使她犯再大的错,也只会似恼怒似心疼的责备一句,然后为她收拾残局,天大的事都会为她顶着,再然后,无论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一笑应允……
不,这次她不会再犯错!
“二哥……”眼前之人,正担忧的望着她,重重扑入杨戬怀中,杨莲抓住那雪白广袖,放声大哭:“不要走,不要丢下莲儿!莲儿离不开你!我会懂事,会照顾你,谅解你……二哥!”
“放心,”杨戬柔和沉稳的声音带着点点忧伤,“二哥苦修几百年,为的就是这一天,怎么会有事?明天,二哥就会还你一个完好无损的母亲,只是,父亲,大哥……”
还你一个……母亲?
“二哥,你要去桃山?”杨莲猛然抬头,惊道。
“真是吓得狠了,”杨戬轻轻拂下妹子脸上的泪珠,“不是早就说好了吗?好容易拿到神斧,天一亮,我定要劈开那桃山,就出母亲!”
恨恨的目光转向杨莲,却化作一片柔和,“等我将娘接回,我们就住在这灌江口,再也不问这三界!娘看到你出落的这般秀丽优雅,一定很欣慰。”
轻柔的话语,却让杨莲蓦地一晕——
二哥,别去,娘,不会回来了……
她会冷冰冰的待你,会怨你害了这一家,会让你眼睁睁看着她魂飞魄散,会累你违心上天,八百年忍辱负重,众叛亲离。
你会背上一生无法放下的枷锁,在众人的误解中,黯然小三……
然后,就是漫长倒仿佛无穷无尽的等待,十年如一的笑容,十年不变的守望,换来的,却是你早已不在的结局。
不,别再想,杨莲,那只是噩梦!
“二哥,带上我! ”杨莲紧紧抓住哥哥的手,“带上我,二哥,我知道你担心我受伤,但此行凶险,我不能让你独自承担!成,我们共享天伦,败,也能同生共死!”
看着杨戬震惊的神色,杨莲心中苦笑,二哥,你没想到娇柔任性的妹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吧?可是,无知无觉间,就失去此生至亲,这种痛,不想再失去了啊…… 
半晌,杨戬才抚上她发顶,神情似是欣慰又似是失落,“莲儿,你长大了……休息一会,天一亮,我们出发。”
那道房门,轻轻关上,杨莲紧紧捂住钝痛的心口:是啊,莲儿长大了,我会记住你点滴的关怀与爱惜,会紧紧跟在你身后,即使帮不上忙,也不会再让你孤单……
 
神目开启,杨戬悬于桃山之顶,宛若九天降临的战神,雄浑的法力,一点一点凝于斧尖,锋锐的斧刃在阳光下闪着凛冽的寒芒。
“砰——”岩石四散,露出里面憔悴清丽的女子,正是昔日欲界女神,瑶姬。
杨莲就立于杨戬身旁,与神情狂喜望着瑶姬的杨戬不同,杨莲的目光,却一瞬不瞬盯在二哥脸上。
那是梦里三千年中,她从未看见过的表情。那是怎样一种表情啊,抑制不住的狂喜与强烈的希冀,退去平时的沉稳与冷漠,此时站在母亲面前的他脸上那纯然的幸福,竟像一个尚未长大的孩子!
多像,那漫漫花雨里,她的沉香。
为何这样的表情,会在日后的岁月里,一点一点消磨,最后变成那片苍凉死寂?
不!别再想,没有什么沉香,那只是一场梦!
杨莲竭力稳下心神,缓步上前盈盈拜倒,只一眼,泪水便湿了眼眶。
瑶姬失神坐在那冰冷的石台上,突如其来的阳光,让她不禁微眯了眼,粗大的铁链,死死将她禁锢在那方石台,美丽风光的女神,竟憔悴至斯!
“娘!”这三百年,你究竟受了多少苦?
瑶姬的目光,却冷冷将她扫过,触及杨戬,才变成无尽愧悔与怜惜,“你是,二郎?”
杨戬直直跪倒在瑶姬面前,“娘!”
瑶姬痴痴抚上儿子的脸,“对不起,二郎,娘错怪你了,那两巴掌,还疼吗?”
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杨戬迭声应道。“不疼,不疼!是二郎,害死了父兄……”
“若不是杨莲,你怎会动用神目?”
“不怪小莲,她还小……娘!二郎这就将铁链给您斩开!”杨戬一退,开天神斧,重重击上天条化作的铁链。
杨莲眼中却只有母亲那恨恨的眼神,娘……她知道了?
是了,是了,不然方才娘的目光,为何那样冷漠?
可是娘,你忘了吗?您当初最疼的就是我啊!娘,你怎么忍心对二哥那么爱怜,却这么狠心对我?
瑶姬却根本没管她的目光是如何委屈悲痛,柔和的目光只是紧紧跟随着正艰难砍批铁链的儿子,仿佛那是世界上最值得骄傲的宝藏。
斧击铁链的声音,重如惊雷,急若雨滴,啪——啪——
一种强烈的酸楚涌上鼻间,呵,杨莲,你凭什么嫉妒?无论现在,还是那场漫长的噩梦,二哥都是最痛苦最坚强的那个,他刚刚还在为你辩解,你凭什么嫉妒?!
瑶姬再也不会给她的眷恋目光,紧紧随着杨戬,好像要将这挺拔的身影,永远烙印在灵魂之中,深深,深深!
俄顷,风云变色!
瑶姬狠狠一颤,歇斯底里般向杨戬喊道,“二郎,天兵来了,快走!”
杨戬却恍如未闻,斧声,愈发急促!
“二郎!快走啊!娘求你,快走!”瑶姬哭道,“对,戬儿,你还有妹妹,带着莲儿,快走!”
杨戬茫然望来的双目,红得骇人。
杨莲狠狠一震,梦里,她错过的那场救母,就是这样的惨烈吗?
瑶姬第一次望来的目光,隐隐有这哀求之意。
娘……
“二哥,走吧。”
可无数天兵已经降临,为首,就是玉帝。
封神台上无喜无悲的眸子望来,夹杂着无尽死灭之力的冷光……
噩梦中的一幕幕又一次涌来,神目在死灭之力下化作一道深深裂痕,苍白的手无力垂下。
二哥,不……
“不——”瑶姬凄厉的哀鸣,让杨莲猛地回神,杨戬的脸在眼中放大,死灭之力透体而入,眼前的人缓缓倒下,血红未褪的双眸,深深望来——
莲儿,二哥终是不能,把娘还给你了……
神目骤开,凌厉的银芒,凝聚最后的法力,狠狠冲向玉帝,生命最后一刻,依旧那样惨烈决绝。
“二郎——”瑶姬冲来,却被铁链制住,纤白的皓腕,勒出丝丝血红。
“啊——”抱住那尚有余温的身体,不知从谁手里抢来的神兵,也不知何处爆发的雄浑法力,身旁天兵一个个倒下,杨莲疯狂的杀戮前冲,血泪,却一点一点充斥了双目。
不是说,只是噩梦吗?
不是已经在努力改变了吗?
不是砍断那条铁链,就能够幸福了吗?
等我将娘接回,我们就住在这灌江口,再也不问这三界。
可为什么你还是回倒在我眼前?为什么明知害死父兄的是我,还要保护我?!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为我挡下这一击为什么我挡不住死灭之力为什么我这么无能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为什么一切要让你来?!?!
为什么你刚刚得到娘的认可,就要因为我离开?
终于将杨戬送到瑶姬身旁,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已散尽,“娘,就剩我们,相依为命了……”
“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炸响,杨莲不敢置信的捂住脸望向瑶姬,刚刚还喊着“带上莲儿”的女声,冰冷刺骨,“你这妖女,别叫我娘!”
你这妖女!你这妖女!!你这妖女!!!
原来被娘叫做妖孽,是这样的感觉啊……
“十大金乌,摆金乌大阵,给我烤化这三个妖孽!”
草木瞬间枯灭,娘和二哥的身影在强烈的日光下虚虚实实,她想为他们遮光,想留住他们,却被那纤细的手一把推开,瑶姬望来的眼神,伤心欲绝,冰冷怨恨,已化作虚影的唇,无声的开合,“我用眼不会原谅你……”
“你,去死!”
炎炎天光下,她唯一的两个亲人,烟消云散。随着两人消失,玉帝和天兵,也飞起离开。
茫茫天地,竟只剩一人。
可为什么你还活着呢?杨莲听见自己优雅的声音,冷冷的嘲讽。
父亲,母亲,大哥,二哥,都是你害死的。为什么,你还活着呢?
你最想保护的两个人,一个被你害死,一个想要你死。为什么,你还活着!!
从醒来的时候,你就该明白,你以为的梦,就是现实,而你一直强迫自己相信的现实,才是昆仑幻境!可你软弱,你宁愿逃避,所以,救不了幻境中的亲人,得不到现实中的,昆仑神镜。
二哥……
杨莲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婷婷的身影摇摇欲坠。
当你被母亲叫做逆子,被她怨恨仇视的时候,你多痛?
当你眼睁睁看着亲人烟消云散,却无能为力时,你多痛?
当你所爱的人,你拼了命想保护的人,却恨不得你去死,二哥,你多痛?!
不似人声的哀号,却依然不能自已的从胸膛里冲出,报应,终于来了呀……
仿佛吸入的每一口空气,都化作利刃,在这颗心脏上刻下浓重的一道,只流血,不结痂。
得不到昆仑神镜,救不了你,我终于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柔弱的身影缓缓倒下,神智,却第一次没有消失。
原来,这个世界上最痛的,不是得不到啊……
而是曾经拥有,却亲手将它,彻底毁去。
而是以为失而复得,努力珍惜,一切,却又再入轮回。
而是眼前永远有着微薄的希望,却永远都是错过,错过,再次错过!
是温暖繁华后徒余苍凉死寂,却必须为了守护那份执念,好好的活下去,清醒的看着。
看着这早已荒芜了的三界,看着你亲手犯下的罪行,看着再也回不去了的曾经——
远处有座山
山上有棵树
树下有座茅草屋
一家人在屋里住
非常、非常、非常的幸福
——看着遍地过往的残骸,没有后悔,不存在挽回,只有永远。
永远,都没有,救赎!

评论(1)
热度(6)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