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但为君顾-第十二章

昆仑镜·沉香篇
自从逆天从身旁消失,沉香就知道,自己进了昆仑幻境。
试探着用用水镜,果然,在这镜中王者面前,伏羲水镜已然失效。
闭目放开神识,沉香跟着直觉的指引,缓步寻找,耳边,却响起淙淙水声。
“不要!”妻子的一声悲呼,让沉香睁开了眼,入目却是杨戬跌落在地面,一口鲜血喷出,法力涣散,牛魔王,梅山众人却渐渐合拢。
沉香心神一颤。
好厉害的昆仑镜!关于自家舅舅的事,他一直藏得很严,三界众妖只知他一提杨戬就会禁不住变色,便道司法天神刘沉香最惧二郎神杨戬,让他在幻境里不断被杨戬追杀,而这昆仑镜,竟看透了他最深的渴望与恐惧!
“让我来!”二十几岁的少年怒意滔天,盯着面前的男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宣誓,“开天神斧出山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三界除了你这个大害!”
血雾标散四方,天庭众人冷眼看那天地间罪人的血将溪水染红,红色,红色,铺天盖地的红色!他想保护想忏悔的那个人在山坡上翻滚,本应拿着三尖两刃强的手臂无力的垂下……
淋漓的鲜血,从紧握的左拳里淌出,沉香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定力才使自己保持镇静,“只是幻境,只是幻境,即使你冲上去也改变不了什么,不过是力竭而死或走火入魔。别一时放纵,救不回火云洞里等待的那个人!”
几十年来,埋在心里的隐痛,一点一点被挖开……
破庙里的欺凌,刘府前的屈辱,滚烫的流质咸辣的汤,哮天犬被生生拽走,瑶姬离去时落下的泪,从日出到日落,渴望的那道倩影却一直没有来,杨戬眼中的光渐渐黯淡,却依旧决定护这一家,最后一次。
几日后,杨戬终又小憩了一会,沉香看着舅舅的脸庞,麻木的痛。
这幻境,的的真实的可怕,几十年过去,他竟又如普通人一样,会困,会饿,会疲倦。苦笑着看着自己的手臂,这只手,拿过开天神斧,掌过司法大印,如今,却瘦如枯槁。三年水米未进,若非他法力高强,早已熬不住了吧,不过也好,舅舅,既然什么都做不了,沉香救陪你一起受苦好了!哪怕,只是万一……
三年里,杨戬极少睡觉,即使睡下,眉头也是微蹙,萧索中带出几分冷毅。沉香看着月色下杨戬的睡颜不禁小心翼翼伸出左手:舅舅,你的眉头为什么总是锁着呢?是伤口太痛,还是为那场战约担忧?
左手,却实实落在杨戬眉心,睡梦中的人动了一下,或是因为这气息太过温和熟悉,竟只是敛了敛眉,并未醒来。
我能碰到?!?!
“呵呵,你当然能碰到。”悦耳的女声清冷华贵。
“昆仑镜?”
“你还知道是昆仑镜?”女声带了几分冷嘲,“你知道你为什么会累会痛吗?因为这本就是现实!上古神器昆仑镜,可自由穿梭时空,可笑三清山来这四人,我只将你带回过去,你却将这当成幻境,白白浪费三年!无知无用之人,怎配得昆仑镜之助?你还是会去做你的司法天神吧!”
“不!”沉香得知真相,怎肯离去,任由周围狂风大作想将他卷走,却只是死死护着床上的舅舅,石子打在消瘦的背上,咚咚仿佛想将肋骨击碎。
“再给我一次机会!”沉香艰难抬头冲虚空喊道,却被周围袭来一块碎石狠狠击在头上,沉香眼前一黑,却是强撑到,“我愿为你为奴为仆,只求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改变这一切!”
飞沙走石,鲜血不止,沉香双目都已无力睁开,双臂却仍然紧撑床榻,唯恐压到身下之人。
狂风,渐渐小了。
沉香摇摇晃晃想要站起,却发现杨戬已醒,定定看着他,几滴鲜血滴在脸上,眸中尽是惊疑。
呵,舅舅已能看得见我,昆仑镜,你将我留在这里了吗?
沉香轻轻拭去杨戬脸上的血迹,然后为自己包扎伤口,静静整理着思绪。
这期间,杨戬一直盯着沉香,却见这独目少年伏在了他胸前,一片温热潮湿慢慢散开。半晌,沉香抬头,却一言不发的起身,想为杨戬清理伤口。
沉香知道这些天不会有人来,也不着急,去外面弄来干净的水和衣物,用法力催到适宜的水温,然后轻轻为杨戬脱衣,只褪到一半,衣服被血凝注,沉香眼眶又红了几分,雪白毛巾蘸着清水,一点一点将衣物与皮肉湮开,以免不小心弄痛杨戬,足足花了近半个时辰,一身衣服才算脱下,看杨戬眸中隐现的寒意,沉香知他误会,平日里满腹的心机智谋却仿佛都还给了盘古大神,只得讷讷道,“我只是想给你清洗包扎。 ”
我怎会是来羞辱你的呢?我是想赎罪啊,舅舅!
可是,可是我又怎么能告诉你,你眼前这个形销骨立,独目白发的人,就是你护着爱着的甥儿!
呵,可是舅舅,若非有我刚才护在你身前的那一幕,你怕是连这点冷然,都不会给我吧?
默默清理伤口,直到金乌凌空,沉香才将伤口全部包好,看着那双眸,那身躯,沉香轻声道,“我去给你拿些吃的。”
跑到墙角,困兽般的呜咽,就再也控制不住的冲出喉间,换下的衣服已经酸臭,满身伤痕近看之下更是触目惊心,舅舅,舅舅,我们竟让你就这样,在这小屋中躺了三年!痛哭中,一个计划却也在沉香心里悄然形成。
“吱”的一声,门被推开,杨戬抬眼望去,那独目少年已端着碗回来,奇怪,明明两鬓已白,杨戬却不知为何,偏觉他是个少年。那少年坐在床前,小心翼翼将勺子送到自己唇边,乳白的流质,温度适宜,清香滑腻入腹后似连身上的疼痛也缓解了几分。似是察觉自己神态,眼前的少年眼底耀起几分光彩,轻声笑道,“好吃吗?可惜你不能一次吃太多,过一个时辰,我再给你拿。嘿嘿,这是我从厨房偷的,我不会做饭,不然我就亲手做给你吃!”声音一停,似是想到了什么,红着眼低下了头。
半晌,那少年抬头,问,“我能,抱抱你吗?”
杨戬一惊,却被少年眼中深深的孺慕与近乎绝望的希冀所震动,眼神便柔了下来。少年见状轻轻抱住了他,熟悉的触感却让杨戬瞬间僵直了身。 
沉……香?
沉香松开手,低头闷声道,“我去买些被褥,把这屋子给您收拾一下。”转身离去,却没发现紧盯着他的杨戬眸中震惊的目光。
直接消了刘刚刘富记忆,两个月来,杨戬衣食住行均由沉香一手操办,换药,喂饭,清理,督促杨戬及早歇息,两人虽然极少交谈,这难得宁静的生活,却仍然让沉香越来越留恋起来,再加上自家舅舅望着他的目光里越来越多的亲切,更加让他眷恋不舍。
杨戬也发现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那似极了沉香,平日对他百般照顾中秋宴后给他安慰的少年,在面对他时神色虽仍喜悦眷恋,但待以为他睡下之后,却越来越愁苦绝望。
而这一日傍晚他出去之后,就再没有回来。
那孩子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杨戬望着木门,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担忧。
罢了罢了,估计元神今夜便能结成,他不在也好,自己也不必再偷偷修炼。
而此时被杨戬担忧着的的沉香,正一杯一杯狂饮着烈酒,在店小二惊悸的目光中,一个人惨笑。
“你不是一直以为死是一种解脱吗?怎的真的要来了,却又不敢了?”沉香又满一杯,“呵呵,舍不得舅舅那亲切的目光?你配吗?”
“一直在害人,一直在惹祸,刘沉香,你来到这世上,本就是一个错误!”
“可是,真的舍不得啊……”拿起酒壶跌跌撞撞走出客栈,“奢求了几十年的幸福……”
忽然,沉香感到一种熟悉的波动传来,心下一惊,那还顾什么不舍,酒意登时去了八分,纵身飞起,小屋内,杨戬的元神嫌恶地望着那残破的身躯。

他还是在我不知不觉间结成了元神!沉香头一晕,险些跌倒在地。
“沉香!”杨戬下意识伸手去扶,两人同是一震。
沉香震惊的望着杨戬,杨戬却确定道,“你果然是沉香!”
沉香知道自己再瞒不过,直直跪下,平定心绪道,“在灭神阵里,我们通过伏羲水镜看到了一切真相,出了阵,您却……我找到昆仑镜,穿越时空来这……”沉香的声音哽咽起来,“舅舅,不要去……别让我回来一趟,却什么都做不了……”
杨戬本已猜到几分,却不知道所有人会知道一切,看沉香痛苦的神色,我终是,又害了你们……
“您又自责了吗?”沉香问,声音甚是凄凉,“呵呵,您自责,我该怎么办呢?我救出母亲,却害死了您,害您众叛亲离举步维艰,害您伤重在床却还要做最后一拼,害您……呵呵,我才是这三界中最大的罪人,我这一生才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舅舅,您自责,我该怎么办?”
“沉香,起来。”杨戬伸手去扶,沉香却一把抓住他,仰起的脸上是彻骨的伤痛与绝望,仿佛溺水的人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救救我,舅舅,救救我!别再痛苦,别再自责,这三界中,能救我的,就只有您了!”
泪水滴落,竟是哭到气喘,“别去,照顾好自己,灭神阵的事让我来,舅舅,求您……”
“咚”的一声,沉香倒下,杨戬收回手疼惜地将沉香扶起,尽量挪动自己的肉身将床让出一些,轻放上去。
“救救我,舅舅,这三界中,能救我的,就只有您了……”孩子哀戚的哭声在耳边回响,那绝望的神色……杨戬轻抚上沉香两鬓的白发,一声叹息,这孩子,到底受了多少苦? 
杨戬元神回复后,沉香救加快了对他肉身的治疗,一个月下来,杨戬已能张口说话,简单移动,秘密说开,两人之间的话也越来越多,一天,正交谈间,沉香忽然道,“舅舅,那次我生日您送我的金锁,再给我好不好?”杨戬愣愣,明白过来,笑道,“拿去吧。”沉香接过金锁,声音有些哽咽,“等你完全好了,我再把这一切告诉娘,省的她难过。”
等你好了,灭神阵,也破了吧……
杨戬笑意温柔,尚未回话,只听门被一脚踢开,年轻的沉香拿着小玉的剑,状似疯魔。
沉香看着“自己”,心中一揪,却对杨戬笑道,“舅舅,别担心,我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就让我来吧,”笑语轻松,转向“自己”的目光里,却多了几分恨意。
伸出手,沉香不动声色将“自己”拽出小屋,抬手点昏赶来的小玉,提起一桶冷水,直接向“自己”头上浇去,逼声成线,“沉香,你还不醒来?”
走火入魔的“自己”身子一晃,一口逆血喷出,颓然倒地,尚未回神,就被一只手狠狠扼在颈上。
“你想干什么?”沉香手一紧,狠狠道,“他都那样了,你还想再补上一剑?”看着“自己”眼中的不甘与愤怒,冷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帮助杨戬来害你?”手上再次加力,直接将他掐晕,掷在地上。
“无冤无仇?”颈上传来阵阵疼痛,沉香看着地上那张熟悉的脸,冷笑中多了几分凄楚与苦涩,“这三界中,不会有人比我更恨你!”
良久,终是消了沉香小玉记忆,将他们送回房中。 
 
四月时光匆匆而逝,明日,便是灭神之战。
“舅舅,”沉香双目通红,“你与那黑袍人之约……”
杨戬抬手拂过沉香的发,柔声道,“别哭,舅舅答应你,一定回来 ……”
沉香别过头,似不想让杨戬看到自己眼中的泪,杨戬方欲安慰,却一阵晕眩,倒了下去。
“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沉香哽咽道,因为杨戬一意前往,他今日不得不在衣服和身上都下了迷那啥药,“可您不能去,玉帝……”清理掉迷那啥药,沉香终是下定决心,施法将银饰封印解开。
银发银眸的少年出现在眼前,沉香道,“银宁大哥,等我走了,你就将我舅舅带到火云洞,务必不能让玉帝找到他!”
看银宁张嘴欲言,沉香摇头,“舅舅若去了,我回来,还有什么意义呢?明日娘和小玉就会找上火云洞,纵使为我而痛苦,有了彼此,他们也会好好活下去,时间一长,也就忘了。” 
金乌东升,沉香终于将头从杨戬胸前抬起,橙色的阳光温和地照上他的面庞,哀伤而宁静。
“银宁大哥,拜托了。”话音浅落,沉香身影已在晨曦中渐行渐远。
风过耳边,沉香紧紧攥着金锁,将记忆中八太子夺饰后的一切用幻象一一重放——娘,你们好好看着这本会发生的一切,千万,别再重蹈覆辙。
容貌,渐渐化作杨戬的模样。
舅舅……
从今天起,所有人都会知道您的苦心,会用生命去感激报答,你们会永远呆在一起,幸福生活。
您为沉香付出这么多,今日,就让沉香做这唯一一次回报吧。
全力击败独臂人,按记忆中元神出窍,以自己神仙之体凝聚地气克制死门,忍受毒气与怨灵带来的痛苦,沉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本命真元逼入宝莲灯。
……
无力躺在地上,沉香怔怔看着漫天飞散的桃花。在这里,他第一次见到了母亲,也是在这里,他眼睁睁看着至亲被恶灵吞噬,起于此处,终亦在此,这一生的原罪,或许也可以偿还万一了吧……
满足的微笑牵动了伤口,一口血紧接着呛出,灰飞烟散,应该就在眼前了吧?
一生的经历,柳絮般在思绪里飘过,最终,只有这最后半年的生活定格在眼前,他想抬手抓住,却一下也无法动弹,杨戬宠溺的目光望来,那么温暖,却让他不舍伤痛到了极致。
——别自责啊,舅舅,背负半生的原罪可以卸去,沉香很开心。
 最后这半年的生活,应该是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了吧。
——所以,虽然不舍,但请您,请大家,忘了我吧!
 每天醒来,都能看到你的脸。
——忘记有一个人,曾在这里出生,亦在这里埋葬。
 每天每天,都可以看见你越来越好的气色,可以伏在你的怀里,软软的撒娇。
——忘记一个错误,曾于这里匆匆走过,给你们留下无数的争吵和哀伤。
 多想,再靠一次啊。那么,那么温暖的胸膛……
 舅舅,你们一定要幸福! 
——忘记。
——忘记一切怨恨,一切纠葛。
——忘记一切伤害,一切苍凉。
别让回忆成为你们地老天荒的悔恨,从此,无痛、不哭。

评论
热度(11)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