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礼齐-休业旅行

在学院的大危机终于解决后,(别问我怎么解决的我不知道!)北斗也进入了长期的休养生息。

危境方除,七峰的许多事务都需院士亲力亲为,首徒们也只能从旁协助,就连一向懒散的天权和四十多年不问世事的开阳也不例外。

于是,在最初的忙碌过后,心疼徒儿的陈久老师开始催促自家大徒弟出去散散心,权当一次迟到的休业旅行。

靳齐最终是挨不住老师的唠叨才决定出发的,直到走在下山路上,他的脑中还不住浮现着老师一脸“走开走开别烦我”,故作嫌弃的神情,不由得笑着摇摇头,赶出纷杂的思绪。

途经开阳峰时,捡到了某位罕见地穿着一身白衣便装看样子是等候多时的首徒,这才想起自己曾随口与他提及这次旅行。骤然有了闲暇的白礼当然是默默收拾起行装准备同行。

假期充裕,两人也就像普通人一样慢慢走着。

第一站是一个小乡村,简单却安静。晚上,两人并排躺在村外的小山坡上,望着天上的群星,轻轻松松就找到了北斗七星的光亮。星命图上,作为首徒,命星自然是随在老师旁边,靳齐此时望着星空,眨眨眼,似是也想在这普通的星空的天权星旁也找到这么一颗星。正专注着,却忽得被身旁的人遮住了眼,那人带着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幼稚。”

接着,他们一路向南,目的地是气候温润的海边。

两人特意选了日出时分抵达,看着温暖的太阳从海的尽头一点点越出,将海面映成一片金色。咸湿的海风迎面吹着,海浪一波接一波地拍来,浪尖跳跃着金黄,在细软的沙滩留下白色的泡沫。眺望着这无边无际地壮丽,两个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这一刻,大海冲刷去一切,他们不是北斗学院的首徒,只是白礼和靳齐。

曾经的岁月长河,将两颗心变得古井无波,不会被情感左右。历尽劫波后,他们在这无人的海滩也终于可以尽情释放自我。

靳齐抬手轻轻一挥,气流卷起水浪向白礼当头拍去,白礼轻松向后躲闪,接着被浇个透彻。任谁也不会想到,声名在外的两位首徒就在这不知名的沙滩,用着各种异能打着水仗。闹够了的两人就并肩躺在沙滩上,任耀耀的日光晒干衣服,在沙地上留下两个大字型的痕迹。

他们就这样在海边的小城住了一段时日,时而去看日出,时而赖赖床,然后去吃顿早茶,生活惬意。

两人出发的时候已是深秋,回返至学院的时候,竟恰是除夕, 山门外处处张灯结彩,爆竹声响不绝。七峰上悬着红灯笼,映出一片暖融融的光。

=====================
听着北京春晚的歌写的,全程抒情×

几个脑洞,放不进去正文,只好小剧场

1,按说这种时候首徒们出去玩似乎不太好,顶多是陈久老师心疼徒弟,撵靳齐出去玩,而白礼依旧被郭院士奴役着(划掉)

白礼巴巴地看着出去玩的靳齐,郭院士看了看老大不小的徒弟,告诉他,等学会了天涯咫尺再考虑假期。

2,白礼穿一身白,靳齐调侃他。

“姓白就穿一身白,以为自己是白五爷?”

“好看。”

“显黑。”

3,俩人躺在海边,一半在沙地,一半泡在水里。

靳齐和白礼拌嘴,靳齐说完话,白礼刚要回嘴,一个浪打过来,成功呛水。

一旁闭气成功的靳齐明目张胆地耶。×

=====================

新年快乐!愿我们北斗成功度过危机!大家都平平安安,陈楚别黑陈楚别黑陈楚别黑!

评论(6)
热度(4)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