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于郑-守

#历史和战争被狗吃##其实没什么剧情#

摇骰输的惩罚,拿来混更

随便写写,求不要太较真,不然会很压力山大的,真诚

发这种话题其实我有点方……

=======================
一场恶战战火方熄,郑轩身上犹带着浓重的硝烟味,眼中锋芒锐利,全不似平日懒散模样,亮的惊人。他缓步走向指挥中心,手中提着尚在发热的枪管,随手蹭掉脸上的血痕,努力放松着浑身紧绷的肌肉。刚走到门前,未及伸手揉搓有些僵硬的面颊,就被里面走出的一人勾肩搭背地带了进去,耳边随即就响起了熟悉的聒噪声音。

郑轩想都不想地就拍掉那人的爪子,一屁股坐上椅子,趴在桌子上摊成了泥,看似睡着的模样,却也没错过喻文州略带笑意的话语。

前不久,团里的火炮手于锋调去了云南,新来的小伙子眼神好,干劲足,技术也很不错,就是经验差了点。而这一战,火炮手的地位至关重要,喻文州也做好了打一场恶仗的准备,所幸,小伙子心理素质也是极好,战争的伤亡也就比预计小了很多。

也或许是知道战争就要结束,这一战,所有人都格外地拼命,似是要发泄尽心中的怒气。而不出所料的,没过多久,就传来了敌军投降的消息。

郑轩也说不上自己听到这个消息时候的心情,似乎是狂喜混杂着悲痛,满满的就要从胸中眼中溢出,又转而化作几分轻松和淡然。老伙计们搬出了有些劣质的酒,叫嚷着什么痛饮三百杯,不醉不归。酒并不香醇,却足以庆祝来之不易的胜利,也足以祭奠那些为国牺牲的亡魂。

那一晚,郑轩的确是醉得狠了,恍惚中还做出了什么(自以为)了不起的决定。待后来听喻文州提起,竟是愣怔了半晌才干巴巴地嘟囔出一句“压力山大”。

那以后,郑轩便卸去了军装,一路向南。再不去管身后纷纷扰扰又开始的内战,只身来到传闻中四季如春的城市。

于锋调到云南的军队后便再没有什么消息,郑轩向当地的民众打听着,却也只得到零星的说法,当不得真。找不到人,也没有别的线索,郑轩也就乐得清闲,在这悠闲的小城住了下来。

时光惚恍,转眼间胜利的旗帜飘扬在祖国各地。曾经的老战友们也聚了好几次。当年,在郑轩走后,其他人也相继离开军队,找了个没有战火的小城市躲了起来。而这些分散在各地的人,居然一点一点被喻文州重新聚集起来。

唯独少了个于锋。

人与人之间,果然还是有缘分这种东西的吧,郑轩想。


此时,郑轩窝在边防营暖和的被窝里。

就在几个小时前,郑轩见到了那个帅小伙。挺拔的身形裹在厚厚的军大衣里,熟悉的眉眼上覆着晶莹的冰霜。

-FIN-

评论(2)
热度(16)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