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礼齐-战争N题

重伤后奇迹般的生还

靳齐拎着在废墟中捡回的白礼的断臂,莫名有一种荒诞的感觉。面前白礼断手断脚坐在那里,强打着精神,就像个被弃置的破布娃娃。布娃娃顶着一张满是血污的脸,看着靳齐兜兜转转走到自己面前,难得的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


靳齐见过许多次白礼受伤的样子,大多是执行任务过后的满身伤痕。若是小伤,他总是习惯一个人挨,挨不过了就黑着张脸跑去天权峰。这个人对打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固执,想要赢,还想要赢得漂亮,一个任务下来,若是伤得重了,十有八九要不高兴,不管不顾地就去闭门思过。


“真难得。”想到这里,靳齐忍不住随口吐槽着这个笑容,一边蹲下身,魄之力缓缓探入对方断臂伤处。左臂伤口平整,修复起来并不难,而右臂处却像是撞到过哪一股魄之力,整个肩膀都有些血肉模糊,更麻烦的是这条手臂只怕是已被老师的那一股魄之力吞噬……


靳齐抬手按按眉心,长长吐出一口气,虽然相应的治疗有些困难,但并不是难以做到,只是恐怕要多等些时日。乍一放松下来,靳齐只觉浑身酸痛,困兽造成的伤势虽经过治疗,但并未完全恢复,在对战局进行援助过后,反而更添了几分疲累,此刻只想要好好躺下,动都不想动。接着,白礼便看见原本半跪在自己身前的人直接仰倒在地上。


躺在地上的靳齐一抬眼就看见白礼盯着他傻笑,认识这么多年就没见他这么笑过,让人禁不住怀疑开阳首徒的脑子也被打坏了。


“这回满意了?”鬼使神差的,靳齐问出这句话,语气不善。


“当然满意。”白礼声音尚有些沙哑,语气却是罕见的轻快,“能在五魄贯通的魄之力中活下来,我很知足。”


确实是有什么不一样了,褪去了阴沉的外衣,白礼的身上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说不出道不明。靳齐盯着白礼看了很久,白礼也就注视着靳齐那么久,看到心满意足,身上都有些暖洋洋地。


靳齐起身,搓了搓脸,当下给他的休息时间可不多。这一役北斗死伤惨重,连老师和诸位院士都身负重伤,自己还不算太糟,怎么都应当安排好救治的工作,这才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靳齐招招手,唤过附近的天权门生,仔细交代着让他们安顿好白礼,自己则转身回到七星谷中,照看院士,布置下一道又一道的指令。


看着靳齐远去忙碌的背影,白礼脸上依旧是止不住的笑意,所幸那两名天权峰的门生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否则大概同样会以为——开阳首徒的脑子坏掉了。


可是,就算是靳齐大概也不会猜出白礼此时的想法,对于白礼来说,有些话永远不会说出口。靳齐决定顶罪的时候,他从未想过会有现在的局面,整个北斗几近倾覆。可是当他看见靳齐远远走来,破碎的星命图下,踏过谷内的满目疮痍,来到他的面前,他从未有一刻感到这样满足。


足够了。

评论
热度(4)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