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衍/森蕲
求杨戬封神截教同好
沉迷策瑜于郑和裴洛
没事夸夸靳齐是日常
礼齐还能再战一百年
雷师徒父子谈情说爱
好气啊文的热度没有段子高
啊求评论求吃我一口礼齐安利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靳齐师兄啊
我超喜欢白礼的!!!

【21:00-郑轩生贺】郑轩天醒漫游记

#看前请默念:

这不是文,是段子。

这不是文,是脑洞。

这不是文,是流水账。 

#文风成谜,主角成谜,差点拉郑轩和我一起沉迷靳齐。

#白礼x靳齐预警

 

0,

郑轩第一次见到靳齐是在蓝雨俱乐部门前,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年纪相仿的男子没有撑伞,站在雨中茫然四顾。

男子身着偏古风的衣服,头顶悬着薄薄地一层空气,阻隔了身周的雨水,郑轩有一秒钟怀疑自己看错了,于是狠狠地眨了眨眼——哪还有什么人的身影?

“我靠,不是吧……大白天的见鬼?”

虽然这事看起来挺灵异,但郑轩也没放在心里,转头就忘了遇到过这么个人,直到半月后,郑轩再次和“鬼”偶遇。

这一次依旧是一个雨天,郑轩手里拎着刚买的凤爪,被这突如其来的暴雨困在了店里,还没来得及感叹一句时运不济天要亡我(的凤爪),就看见那人远远地朝这边走过来。 

这条巷子本就偏僻,现在又下着暴雨,更是罕有人至,一时间,郑轩的耳边就好像只剩下这“哗哗”的雨声。也许是好奇心驱使,郑轩推开店门,站在门前的台阶上,看着这个偶遇过两次的男子。这一次,他倒是穿着一身正常的衣服,只是倾盆的大雨却依然无法近他的身。

随着雨中的光亮一点点扩大,郑轩清楚地看见那人翻转手腕,把什么拿在手里,对着雨幕指指点点。空气中逐渐浮现出北斗七星的模样,似是与隐在乌云后的北斗相连,又渐渐扭曲。

骤然而来的拉扯力和眩晕感使郑轩有些失神,这种感觉不比第一次坐飞机时好上多少,不,非要说起来,倒更像是乘坐宇宙飞船的失重感,即使郑轩没做过宇宙飞船。

“压力山大,这都叫什么事啊……”

昏迷前,郑轩仿佛看见那人看向了他的方向,带着讶异的神色。

 

 

1,

郑轩迷迷糊糊醒来,还未睁眼就听见身旁询问的声音。

“你醒了?”

声音不是熟悉的声音,空气中带着淡淡的药香,床很硬,浑身酸痛,郑轩心里怒喊:我没醒!

正胡乱想着,手腕处却传来轻微的压力,该是谁的手掌覆了上来,指尖带着让人觉得舒适的温度。随即一股暖流从手腕处起,顺着经脉涌向全身何处,这种感觉很奇妙,郑轩不由睁开了眼。

入目的正是那位雨中的男子,坐在床边,垂睫专注地把着脉,长发随意地束起,又搭在肩头。这时郑轩才注意到四周的环境,竟是以木石为主,郑轩有些愣怔。

感知到郑轩睁眼,靳齐这才松了口气,停下了治疗的魄之力,抬头朝人笑了笑,问道,“感觉如何?可好些了?”

郑轩动了动手指,再动动胳膊,嗷呜一声,“疼!”

见此,靳齐叹气,面上也有些愧疚,“怪我那时急着回来,没有注意身旁环境,将你也连带了过来,等到发现时,你已受了伤。”话到此处,靳齐稍稍停顿,这才接着道,“现在你需要修养一段时间,身体恢复了,我们再送你回去。”

郑轩茫然地看着靳齐,内心却在疯狂地吐槽:买个凤爪都能穿越,压力山大都说不出来了好吗?哥们你谁啊,怎么说穿越就能穿……等等,我的凤爪呢??

“你有什么想问的?”看见郑轩疑惑地神色,靳齐说。

“这里和我们那边的时间是同步的吧?”郑轩想了想,问道,“我还有比赛。”

“时间应该是同步的。”靳齐思索了一下,又问,“你是急着回去?”

“急也没用。”未等郑轩开口回答,一个声音就插了进来。

郑轩望向声音来处,只见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看了两眼一旁的靳齐,最终将审视的目光落在郑轩身上,恶狠狠地开口,“我是这里的老大,这里的东西都是我的,你也就意思意思归我了吧。”

郑轩懵逼。

看着自家老师的举动,靳齐无奈,只好出面来化解。

“老师……”靳齐开口。

“哎哎你别给我拆台啊,先看看他有什么反应。”陈久抗议着。

郑轩持续懵逼。

“老师你别欺负小孩子。”

被称作小孩子的郑轩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要儿童节礼物

……个头啊!你才是小孩子你全家都是小孩子老子已经24了好吗!

目视靳齐终于送走陈久,郑轩长出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人虽然看起来不太正经,但是盯着他看的时候,却有如芒刺在背。

看来一时是回不去了。郑轩动动胳膊,酸痛得很,那个凶巴巴的人还说什么急也没用……郑轩闭上眼,他打算再睡一觉,谁来打扰都不行!

然后靳齐推门走了进来。

“老师总是喜欢开些玩笑,你不必太在意。”靳齐看了看闭着眼装睡的人,继续解释道“你的身体大约还需修养半月,那时送你回去可好?”

郑轩郁闷了一下,突然被带到这边来,他很想发发火,什么理由都好,但是看着这个人,听到他的话,火气就好像全没了着落。他默默算了算时间,常规赛还剩最后五场,缺个自己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也只能这样了……”郑轩有点愁。

靳齐可以看出郑轩情绪低落,但却没什么办法。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但是现在还需要让他先熟悉一下这里。

“那么我正式介绍一下,这里是北斗学院,天权峰,从地位看……应该相当于你们的大学,刚刚那位是我们天权峰的院士陈久,我是陈久院士门下的学生,我叫靳齐。”

郑轩挠挠头,飞快地接受了这个设定,“寡人郑轩。”

 

 

2,

与此同时,新一期北斗周报出版,头版头条大写加粗的标题——震惊!天权峰首徒外出数日,竟与陌生男子同归!不用猜都知道,这是闲来无事的邓文君又在发挥着他的光与热。

据天权峰弟子透露,首徒靳齐失踪近半月后,携一昏睡男子归来,悉心照料,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其中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呢?北斗周报特约记者邓文君为您倾情报道。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陈姓院士称,该男子眉目清秀,皮肤白皙,看模样在二十岁左右,没有魄之力。

目前,该男子尚处于昏迷状态,后续情况将由我继续跟踪报道。感谢大家收看这一期的北斗周报!

事实上,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邓文君:陈院士,能够形容一下那名男子吗?

陈久举着郑轩带来的凤爪,回忆了一下,说,挺白,挺清秀,皮香肉嫩,好吃!

这份北斗周报飞快地在北斗门生手中传阅,每日来天权峰做客走访的人也多了起来,成群结队地在郑轩所在地石屋外徘徊围观。

刚醒来出门准备活动活动的郑轩被撞了个正着,差点以为是自己的粉丝堵到了这边来。

陈久在一旁向他们招招手,让他们不用理会围观群众,又对郑轩说,“别担心,他们不是什么好人。”

“知道他们不是好人我就放心了。”郑轩下意识地就接了话。

“不必担心,他们大概是听说了什么,过来看看,没有恶意的。”这是良心尚存的靳齐。

“还会有有恶意的吗?你这么说我更方了啊压力山大……”郑轩随口念叨了一句,接着就和陈久一起勾肩搭背同流合污步上了每天偷懒晒太阳的康庄大道。

 

 

3,

郑轩觉得这一天的陈久有点反常,身周的气压出奇地低,而且破天荒地和他去了观星台。

这个地方不如他平时待的院落舒服,阳光也没有那里充足,但陈久不在意。他微微眯着眼,让阳光打在脸上,就像在享受日光。

他当然是在享受阳光,但同时,他也在观察命星的轨迹。

通常情况下,在这个时候,陈久都很少会见到靳齐,可是这一次,他偏偏就是知道,靳齐又不在这边的世界了。

他当然知道靳齐去做什么,也知道他必然是要去的,所以他在等。

上一次,靳齐就是回到了这里,他知道,这一次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果然,天色稍晚的时候,靳齐的命星闪了闪,接着便有一道白光落在观星台上,靳齐也突然出现在那里。这时郑轩才发现,这一天都没有见到这个人。

靳齐的魄之力几乎耗尽,只想着先稍作休息,一睁眼却看见陈久一瞬不瞬的目光,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险些摔倒在地上,陈久见状,也不犹豫,踏前一步,瞬息间已将人提在手里。

“老师……”靳齐试着挣扎,无果。

回去的路上又偏偏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白礼。

陈久倒是见怪不怪,拎起靳齐热情地打着招呼,“嗨白礼,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又看热闹一般曲起手肘怼了怼郑轩,“看到没有,这样就是有恶意的。”  

“你怎么过来了?”靳齐惊讶中夹杂着一丝无奈。

“听说了你的事,过来看看。”白礼的目光落在了郑轩身上。

“没什么大事,等他痊愈就送他回去。”靳齐的目光也望了过去,沉默许久才接着说,“我也没事。”

“哎,你们暗行使者连这个也管啊?”陈久突然插话。

“压力山大呦。”虽然没看懂发展但陈久给了好处于是毫无原则帮腔的郑轩说。

“没你的事。”郑轩感觉白礼瞪了自己一眼,然后他才转头去向陈久汇报,“职责所在,若是相安无事,暗行使者不会插手。”

“哦。”陈久了然地点点头,指了指白礼,对郑轩说,“公报私仇。”

白礼直接无视了这句话,魄之力分作两股,向着两人查探过去,陈久也不多废话,直接将其掐断,“行了,一个魄之力耗尽,一个没有魄之力,查探什么?”陈久挥挥手,发号施令,“回你的开阳峰去吧。”

从始至终都在状况外的郑轩:“等等……怎么就没我的事了?”

直到后来,和白礼见面的次数多了,郑轩才渐渐发现,这个人怎么每次都是这么凶?

 

 

4,

从郑轩的世界回来后,靳齐就一直在观察郑轩。

他有一群很神奇的队友。

当靳齐找到蓝雨俱乐部,对他们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原本以为要花些时间解释,毕竟穿越这种事太过于玄妙,一般人很难相信。却没想到他们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如果不是接下来还有比赛,恐怕也会让靳齐带他们过去逛逛。

临走时,还差点让靳齐给郑轩带过去一台电脑。

喻文州对他说:“阿轩给你们添麻烦了。”迷之孩子闯祸后的语气。

麻烦倒是没什么。郑轩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躺着不动,有时候会在靳齐带回来的鼠标和键盘上敲敲打打,到了晚上就去观星台发呆,生活规律极了。

如果不是他那太过于天马行空的思维的话。

靳齐笑着摇摇头,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老师被别人堵得说不出话来。

郑轩也是一个很神奇的人。很多时候他都直是一个人待着,不说话也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可是当他遇到感兴趣的事情,专注的神情与平时判若两人。

靳齐也曾问过他,怎么总是这样一副没干劲的模样。郑轩只是懒洋洋地摆摆手,说,“我和你可不一样,走到哪都是人们视线的焦点,管那么多事情,拼尽全力,那样太累了,你是不知道当个小透明的好处,更何况留几分力气,没准还可以期待一下以后的爆发呢。”

“有些事就算拼尽全力也未必能做好,倒不如放松一下,没准会有奇迹发生。”郑轩说着,伸了个懒腰。

靳齐倒是被他的想法逗乐了,“我想你如果在我们这里,也许会是个天才。”他说,“或许和引星入命一样,修炼也需要你这种平和的心态呢。你这种想法,真的应该好好去影响一下白礼。”

郑轩的影响力是惊人的。和郑轩相处的久了,靳齐的思维也被带的有些放飞自我。虽说原来,靳齐也会悄悄嘀咕什么,吐槽身边发生的事,可是他很少会像现在这样,在熟识的人面前说出这些话。

“压力山大啊。”靳齐说。

 

 

5,

要说郑轩在北斗的生活还是很惬意的,由于是被靳齐无意间连带过来,未经修炼的身体又受不住冲击,因此也就理所当然地和陈久一起,享受着天权首徒无微不至的照顾。每天的日常就是睡到自然醒,然后和陈久并排晒着太阳,一边抢着陈久的食物,美言曰抢来的东西才好吃。

陈久的地位受到史无前例的冲击,一气之下使出了杀手锏——苦瓜馅包子,混在自己的吃食里。郑轩毫无疑问地中了招。

当然,郑轩也有试着寻找魄之力,和这些人相处下来,他也知道,魄之力带给人的改变是神奇的,比如他可以动动手指就拿来距自己十几步远的东西。然而当他尝试几次,仍旧感知不到丝毫魄之力后,他也就不再继续,依然过着自得其乐的日子。

郑轩自己也觉得奇怪,在蓝雨的时候,他总是偷懒走神,训练之余更多的就是惫懒。可是到了这边,没有人看着他训练,他反倒每天都会搬出鼠标键盘,按照记忆中的键位敲敲打打。

与此同时,郑轩发现自己的作息也奇迹般的正常起来。

靳齐的作息习惯通常是很好的,他总是很快处理好必要的事,早早地睡,早早地起,规律到不行。甚至有一天晚上,郑轩拉着他聊天,话说到一半便发现那人已有睡意。而郑轩则恰恰相反,在夏休期,郑轩通常会一觉睡到中午,晚上有时跟着蓝溪阁抢boss,有时就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打着游戏机,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会迷迷糊糊睡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非常地规律。

于是,来到北斗的这些日子里,郑轩的作息也在前无声息地被靳齐影响着。直到某一天,郑轩醒来时,天刚蒙蒙亮,鸟儿啁啾啼鸣,郑轩将被子狠狠扯过盖住耳朵,嘟囔着许久未说的口头禅,又埋头睡下。

 

 

6,

不得不承认,郑轩有些习惯并且喜欢上了这边闲散的生活,习惯了有药香沉淀的日子。

不过有时,他也会有一种自己还在蓝雨的感觉,比如——邓文君出现的时候。

邓文君是在郑轩醒后一段日子才过来的,这倒是让靳齐大感意外。假装路过的邓文君一边跟靳齐打着招呼,一边借着这个机会使劲瞄了几眼晒太阳的两个人。

“要看就直接过去,他又不会吃了你。”靳齐说。

“靳齐你变了,你以前不会这么吐槽的!”邓文君万分惊讶。

总之,被发现了的邓文君也就不再遮遮掩掩,拉着靳齐就打开了话匣子。

“真是从异世界来的?行啊你,简直是活脱脱的另一个陈院士,别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吧?”

听见这话的陈久转过头看了看郑轩,说:“喂小子,说你像我呢,给我当儿子吧。”

郑轩想也不想:“你要改姓郑?”

陈久:“……小混球你找揍是吧?”

然后郑轩就被陈久单(抢)方(走)面(了)殴(全)打(部)了(蟹)一(壳)顿(黄)。

全程围观的邓文君鼓掌,不愧是陈院士,完胜!

从那以后,邓文君没事就爱往天权峰跑,围观一大一小整天吵架,有时候还亲自上阵。

邓文君自然也是说不过郑轩的,就是太吵了,和黄少天一样吵,所以郑轩毫不客气地拆他的台,只求他能闭嘴。于是,在邓文君决定诉诸武力后,被靳齐扔出天权峰,成了大部分时间的日常。

当郑轩再次看见邓文君远远走来,不禁感慨:“我的太阳神啊,他怎么这么闲。”

一旁的陈久怒了:“那是我的太阳神!”

 

 

7,

虽说大多数时候,郑轩见到的陈久都没有什么正形,但是他始终记得初见陈久的感觉。

郑轩的直觉其实很准。

陈久看起来总是漫不经心,懒洋洋地模样,事实上,却是将什么事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他会特别留意关照靳齐,也会在自己专注于练习的时候挥退那些围观的门生。

可他确确实实,是一个冷漠的人,简单粗暴,对人情世故皆不上心,只想按着自己的想法做事。

邓文君说郑轩和陈久很像,其实郑轩只是没有干劲,却会努力做他应该做的事,偶尔也燃烧一下激情。但是对于陈久来说,就算是他的责任,他不想,那就可以不放在心上。

“真难为靳齐忍得了你这样的老师。”再次被抢了食物的郑轩用自以为恶狠狠的眼神瞪了过去。

“那当然,我的学生嘛。”陈久得意洋洋。

 

 

8,

转眼间,这样的日子已经过去近一月,郑轩的身体渐渐恢复,这个世界里也迎来了端午佳节,算算时间,也该是送郑轩回去地时候了。

端午当天,郑轩起了个大早,这一段时日下来,虽然没有得到什么魄之力,但也愈发觉得耳聪目明,身轻体快,仿佛全身每一处都灵活了不少。

本来他是应该在半月前就回去自己的世界的,可是“靳神棍”还没“作法”,就被陈久扯了回去,说是之前在两个世界穿来穿去身体还没恢复,累坏了我徒弟谁给我干活?

“给你干活更累好吗……”郑轩翻了个白眼。

郑轩见到靳齐的时间不多。听邓文君说,药膳房涉及的事情不少,却都由靳齐一手操办,陈久院士乐得当甩手掌柜。

郑轩也去药膳房看过。修者本就不易生病,是以来药膳房的人不多,更多的则是各种药材的采集、制作、周转与记录。那时候郑轩到天权峰也有一段时日,药膳房的门生认得他,也就未多加阻拦。郑轩见到靳齐的时候,他正在制药坊分派药物。

与往日见到时都不同,靳齐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束在头顶,看起来又精神了许多,外面罩着一件深紫色的大氅,宽大的袖口用绳结系好,丝毫不显拖沓。他站在一张方桌之后,时而提笔写着什么,时而又唤过身边的门生交代一些事宜,熟练且从容。

郑轩见到的靳齐一直都是温柔的形象,头发松散随意地束着,眉眼中尽是笑意,不说的话,谁会想到这会是天权峰的首徒呢?而现在这样的他,依旧带着笑,却多了几分成熟冷静,强势且不容置疑。看过来的时候,郑轩感觉自己仿佛被压了一头,直到靳齐偷偷朝他眨了眨眼。

“幼稚死了。”郑轩转过脸假装不认识他。

算算日子,郑轩有些头疼,这个时候回去,大概直接就是高强度的季后赛,不过这段日子倒也在坚持练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9,

在郑轩看来,北斗的端午带着些传统的气息。

太阳还未升起,天权峰中便多了许多忙碌的身影,艾草的香气也替代了药香,萦绕在鼻端,让人清醒不少。

“呦峰主。”郑轩跟刚出来的陈久打着招呼。

“什么峰主,那叫院士!”陈久再一次纠正。

“峰主多好听啊,是吧疯主。”郑轩暗中偷换了概念。

“老师,阿轩。”靳齐及时出现,打断了两人的例行嘴炮。

“来了。”陈久熟稔地招呼着。

“你拿了什么?”郑轩的关注点落在靳齐的手上。

“五色丝。”靳齐走到近前,先在陈久的手腕上仔细缠好丝线,又将目光转向了郑轩。

“这是我们这边的习俗,五色丝,可以驱病避灾,带来好运。”郑轩的手被轻轻抬起,细丝一圈一圈缠绕在上面。郑轩抬眼看着靳齐,门生在他身后擎着灯,他的面容反倒是落在了阴影中,看不真切。他听到靳齐对他说,“比赛加油。”

 

 

10,

要说端午节的活动,郑轩首先想到的就是吃粽子,在这一点上,北斗当然也不例外。

此时的天权峰呈现出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郑轩只是随意看看,就已经发现了包括蛋黄、蜜饯、松子、莲子在内的八种不同馅料。这让郑轩不禁感叹天权门生的创造力是无穷的。

当被问及想要包什么样的粽子,郑轩淡定地反问,“粽子?你想吃三千年的还是五千年的?”

摇摇晃晃地,郑轩不知不觉中已走到观星台。他在北斗有很多不便涉足的地方,身为一个宅男,他也就每天都窝在天权峰顶,最远的一次就是被邓文君拉着,去松溪镇体验了一把风土人情。

因此,除了住处外,郑轩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观星台。他看过北斗的星命图,很神奇,那些命星明亮高远,却似在这整片天空中相互呼应,温暖、包容,紧密地团结成一个整体。

就像是蓝雨。

观星台不远处,有天权峰门生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着什么,这就是北斗门生,尤其是天权峰药膳房的门生最喜欢的一项活动——斗百草。

被叫着一起的郑轩满脸茫然地听着什么“长春”“半夏”,一些知名的陌生的名字从几人口中相继冒出,其中似乎还夹杂着几个微草那边的账号卡,郑轩一个头有两个大。

“还有另一种斗草的方法,你们肯定不知道。”郑轩出言打断了几个人的比赛,看到几人望了过来,这才继续解释,“你们看,像这样。”郑轩随手拾起脚边的两片草叶,将他们相互交叠,双手向两个方向拉扯着。

几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拾起一片草叶,割断了一旁的铁棍。

“有魄之力的人太讨厌了。”郑轩郁闷。

当晚,以陈久为首,一些门生聚在了一起,郑轩也入乡随俗地端起了雄黄酒。雄黄酒气味刺鼻,味道辛辣,还未入口就被呛地咳嗽连连。

转过头去看一旁的靳齐,见他指端轻轻握着白瓷的杯子,酒已经饮尽了,他便将杯子放在桌上,撑着头沉沉睡去。

郑轩目瞪口呆。他是职业选手,也知道职业选手的酒量,他低头看了看杯子的大小,又看了看身旁脸颊微红,似是已经醉倒了的靳齐,一咬牙,一狠心,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暖流从腹中烧上来,冲到头顶,郑轩晃晃脑袋,脸很热,头脑却仍是清醒的,没有丝毫醉意。郑轩愈发茫然了。

待到门生都走了,石屋前渐渐安静,靳齐却睁开了眼,安顿好老师,这才坐回到郑轩的身边。

“你没醉?”郑轩问道。

靳齐饮下一杯酒作为回答。

“你装醉做什么?”

“你不是说做事要留一分力?”靳齐忍着笑。

“我说留一分力不是只用一分力啊……”郑轩此时倒是很无力,然后在看到靳齐的表情时明白了。

“幼稚!极其幼稚!”郑轩谴责。

“有时候不妨拼尽全力。”靳齐说。

“那我还是醉了吧。”郑轩狠狠灌了自己一杯酒。  

 

 

11,

“欢迎下次再来,记得多带一些凤爪!”陈久热情地挥手。

“卧槽你不提还好,你还我那可怜的凤爪——”郑轩扑上去作势要掐对方脖子。

“咱俩谁跟谁啊不用客气。”陈久敏捷地闪开,顺势一脚踹了过去,郑轩一个趔趄直接跌进了时空通道。

“慢走不送咯——”这边陈久还在愉悦地挥着手。

 

 

12,

这一次穿越,靳齐特意用魄之力给郑轩做了防护,郑轩睁眼时已经到了蓝雨俱乐部的门前,他扭扭胳膊动动腿,倒是完全没有不适的感觉,郑轩有点恍惚,好像之前的一切都像是做了很久很久的一个梦。

“诶你们看那不是郑轩吗?我靠真的是郑轩,郑轩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呀!”

滔滔不绝地噪音汹涌地扑过来,一瞬间就把郑轩淹没了。

“那天来的人真是异世界的啊?我看他对我们这边很熟悉的样子。对了,你说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是不是被蛋糕的香味吸引了?挑这时候回来就是要过生日吧你!好了好了抱紧你的大熊快给我讲讲那边有什么好玩的!哦对了,你在那边有没有好好训练啊?我打赌没人看着你肯定会偷懒的!这几天一定要给你加训,等到季后赛时候要是不在状态我拿你是问你知道吗?”

看来邓文君和黄少比,还差得很远啊……嘈杂的背景音中,郑轩又想起那人提起黄少天时,难得露出的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莫名笑出了声。

“好好好,知道了黄少,我会努力的。”郑轩听着对方还有继续说下去的架势,赶紧老老实实地应着黄少天的话。

嗯,借他的吉言,这次的冠军,一定会拿到吧。

 

 

13,

季后赛很快就如火如荼地开始了。蓝雨战队的郑轩在缺席五场比赛后再次出场,状态极佳。

“我去郑轩我怎么觉得你手速又变快了?你是不是之前都没有尽全力?不够意思啊,不过看在你表现不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继续加油吧!”

总决赛依旧是面对轮回,郑轩以一种超过十赛季季后赛但是我不会写所以省略了的干劲和精彩表现,一拖二短暂地牵制住轮回的吕泊远和孙翔,为蓝雨的打奶事业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总冠军,蓝雨!

说来也巧,季后赛时全程艳阳高照,仿佛正应了那一句蓝雨的夏天。而就在这赛季刚刚结束,蓝雨全员庆祝冠军的当晚,大雨终于毫无保留地倾覆下来,把天地都浇了个透彻。

断了线的五色丝飘飘悠悠,不知遗失在了哪一条街头巷口。

 

 

14,

郑轩看着空荡荡地手腕,突然想起端午那日的斗百草,一直沉默的白礼突然说出的“将离”。

远处黄少天看到郑轩又在走神,于是抓住机会一个三段斩开路,落英式砍下直接把郑轩扑倒在沙滩上,“喂!想什么呢你!”

“完了完了,郑轩又开始惯性走神。”宋晓感慨。

“难为他季后赛大部分时间都全神贯注。”徐景熙接话。

“轩哥!你还没说你在异世界都干了什么?”卢瀚文的好奇心又起。

“轩哥!异世界有什么奇怪的生物吗?”李远的关注点不太一样。

“喂!你们先让黄少从我身上下去好吗——”郑轩哀嚎。

“轩哥,要继续努力呀。”喻文州拉过黄少天,表达了对郑轩的期待。

“总是全力以赴,压力山大啊。”郑轩抗议着。

总是全力以赴的那个人,斗百草时说了什么来着?

 

 

15,

将离。

当归。


评论(4)
热度(18)

© 爆缩式游离_靳齐师兄是我的小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